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一章 醉犯天條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09-14
    張大仙人在慶賀升遷的宴會上酒后失德,正逢天宮嚴打,從重判處剝奪仙籍終身,天庭永不錄用,貶落人間,任其自生自滅,當即被丟入截仙池斷了仙脈,然后逐出了南天門,朝著凡間直墜而下。

    天庭眾仙竟無一人為他說情,當真是世態炎涼仙心涼薄。

    太上老君,我鞍前馬后伺候你那么多年,不分晝夜為你煽風點火,熬藥煉丹,每年三節兩壽,老子哪一次少了磕頭送禮?

    太白金星,你愛不釋手的拂塵就是我送的,多少日夜,老子冒著被砍頭的風險偷薅了多少天馬尾巴才給你湊出這么一根獨一無二的拂塵,你大爺的,我特么沒功勞還有苦勞呢。

    托塔李天王,最不厚道就是你,你丫去茅廁的時候還不忘托塔裝逼,卻忘了是誰給你幫忙遞得手紙……

    這廝越想越是悲憤,從心底深處發出一聲怒吼。

    睜開雙眼看到一道光,飛劍?不!飛劍哪有方形的?這是什么仙家法寶?廣成子的翻天???我閃!張弛想做出閃避的動作,可動作明顯跟不上思維。p~i~a……pia……(:⊙_⊙;)…

    白霧騰飛,粉屑四散,張弛被這記法寶結結實實打在了臉上,好在臉皮夠厚,沒覺得疼,只是被白色煙霧嗆得接連咳嗽了兩聲,周圍傳來一陣哄笑。

    張弛這才意識到自己正坐在一個方方正正的明亮房間內,周圍整整齊齊坐著一幫身穿奇裝異服,留著稀奇古怪發型的少男少女。

    剛剛砸在自己臉上的是一個巴掌大的毛氈擦子,上面撲滿白色的粉末,嗆到自己的就是這玩意兒。

    張弛眨了眨一雙小眼睛,眼前依然冒著金星,腦海中突然現出一串數值,面部防御力10000,一時間還搞不清楚這一連串的數字代表什么概念,在他動用大腦思考這個問題的同時,又一串數值出現了,本體智商負250。

    “張弛!你給我站起來!”老師猶如被踩了脖子一樣尖叫起來,別看她帶著一千度的眼鏡,手法力量都控制得恰到好處,在這間五十平方的教室里,但凡出手,例無虛發,百發百中,當然這一百次攻擊其中有九十九次要落在張弛的身上。

    張弛又眨了眨小眼睛,一幅迷迷糊糊的樣子,他首先想到的是,這該不是一個局?那幫仙人故意幻化設局欺騙自己?

    “我讓你站起來你聽沒聽到?”

    如同小猴子一樣的同桌悄悄在課桌下面拍了拍張弛的大腿,低聲說:“快站起來,孫老師真生氣了?!?br />
    聽人勸吃飽飯,畢竟自己初來乍到,還不清楚這里究竟是人間還是妖界,先耐著性子觀察一下形勢再說,師道尊嚴,張弛向來對老師都是尊重的,于是趕緊站起身來,他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身高縮短了不少,堂堂七尺男兒如今也就剩下五尺。

    體態也明顯臃腫了很多,自己居然悲催地變成了一個胖子,站起來的時候肚皮不慎碰到了課桌,桌腿摩擦地面發出一陣刺耳的響聲,無論怎樣托生為人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孫老師指了指黑板上的方程式:“你有沒有聽課?你聽沒聽我在講什么?”

    張弛睜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上面鬼畫符一樣寫了那么多的叉叉圈圈,他不懂什么意思。

    “知道你不懂,我真不知道你怎么就這么不爭氣?你上課睡覺我可以不管你,可你又打呼嚕又磨牙,更過分的是你還說夢話,影響其他同學學習,你是在高三畢業班,是人生中最關鍵的階段,所有同學都在努力復習,你居然還能上課睡覺,你自暴自棄,可不可以別去影響別人?”

    張弛意識到自己來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變成了一個完全陌生的人,除了張弛這個名字,再也找不到和過去一絲一毫的共同點。

    可待人接物隨機應變方面向來都是他的強項,好漢不吃眼前虧,該當縮頭烏龜的時候必須要當,他深深鞠了一躬道:“對不起,老師,是我錯了,是我辜負了您的期望,對不起!”

    情商250,看來250是我的吉祥數字,張弛心中默默道。

    孫老師看到他態度如此誠懇,氣也消了一些,她嘆了口氣:“坐下吧,好好反省一下?!?br />
    張弛抬起胖手,抹去腮邊的口水,坐了下去,想不到卻坐了個空,一屁股坐在了地下,臃腫的身子碰倒了桌椅,自然動靜不小,這下又引得滿堂哄笑,張弛的怒火值瞬間飆到了250,又是250,他明明記得剛才椅子就在身后,不用問一定是小猴子一樣的同桌故意陰自己,媽滴個巴子,就你丫那小身子骨,老子一巴掌能把你拍出南天門。

    張弛已經準備爬起來一巴掌抽過去的時候,卻看到了自己的攻擊力為0,沒看錯,他的攻擊力居然是0,更讓他郁悶的是,自己身體的防御力是1,這身板兒和臉皮的防御力差了9999,老天爺,你玩我啊,好歹均衡一點行不行?張弛在心中掂量了一下自己現在的實力,好漢不吃眼前虧,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頭,老子忍,搞清楚狀況再說。

    “張弛,怎么回事?是不是侯博平捉弄你?”孫老師大聲問道。

    張弛揉了揉被摔痛的屁股,這屁股的防御力的確比臉差太多,怒火值雖然在飆升,可他千年苦修的高情商居然很好地控制住了情緒,從地上站了起來,笑瞇瞇道:“是我自己不小心,不干他的事?!逼婕7⑸?,他的情商值上升了到了251,智商變成了-249。

    侯博平明顯有些心虛,悄悄看著他,同樣用奇怪眼光看著張弛的還有那幫同學,一個朦朧的光環在張弛的心中亮起,魅力值—10000,五位數隨即變成了四位數,—9999,尼瑪!我這么有魅力?剛有這個想法,智商瞬間回復到了-250,雙商在線,杠杠滴!

    整個下午張弛都心不在焉,他努力收集著一切可用的信息,可因為一直都在上課的緣故,多半時間他只能在亂糟糟的書桌里面找信息,他找到了一個破舊的牛仔布錢包,從里面翻出了幾張飯票還有十元皺巴巴的紙幣,最讓他驚喜的發現是一張硬卡片,背面印著居民身份證,正面有他的照片和現在詳細個人信息。

    名字性別都沒錯,就是照片太丑,自己過去雖然稱不上英俊瀟灑,可也算得上是眉清目秀,現在好嘛,一胖毀所有,最讓他郁悶得要數身高,根本比過去就矮出整一頭??!過去在天庭好歹也是玉樹臨風,俯瞰眾生的存在,可現在看誰基本上都是仰視,視角不同,看到的世界也完全不同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放學,張弛開始面臨另外一個問題,自己現在究竟是什么身份?父母是什么人?兄弟姐妹有幾個?萬事開頭難,活人總不能被尿憋死,張弛決定先按照上面的地址回家,至少先得有個管吃管睡的安身之處。

    整理書包的時候,同桌趁著他沒注意在他背后貼了張紙條,剛剛得逞就聽到一個憤怒的聲音斥責道:“侯博平,你干什么?又欺負張弛?”

    侯博平被嚇了一跳,張弛抬起頭,看到一個身材瘦高的少年朝他們走了過來,怒氣沖沖地盯著侯博平,來到張弛身邊,一伸手幫他把后背上的紙條拽了下來,紙條上畫著一只烏龜,還寫著忍者神龜四個侮辱性的字眼。

    張弛不是沒脾氣的人,從天宮被貶下凡之后更是怨氣沖天,不過他剛剛吃過大虧,現在又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理智告訴他要搞清狀況再做決斷,不可盲目沖動。

    侯博平不屑道:“周良民,又多管閑事啊?!?br />
    周良民瞪了他一眼道:“你少欺負人?!彼蛘懦詰潰骸罷懦?,別理他,咱們回家?!?/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