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三章 這個世界有點亂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09-14
    “我幫你拿吧!”

    普普通通的一句話卻讓周良民倍感詫異,三年的高中生涯,雖然他們一起回家無數次,可都是他在主動說話,張弛很好地充當了一個傾聽者的角色,如果周良民不主動提出,他絕不會幫忙做任何事,這三年中周良民聽得最多的幾句話就是“嗯!”“好!”“成!”再就是樂呵呵的傻笑。

    兩人一起回家的最常見場景就是,周良民背著大書包在一旁自說自話,張弛宛如夢游般耷拉著腦袋背著破舊的小書包跟在一邊,周良民說什么他聽不懂,他也不在乎。

    周良民開始還會為他感到惋惜,后來也漸漸習慣,這就是命,命運讓那個昔日的優秀生張弛已經如神童方仲永般泯然眾人也。從這位發小的身上他看到了人生無常,所以周良民變得格外珍惜現在的時光,他開始努力學習,現在已經成為名列年級前十的尖子生。

    周良民終究還是沒讓張弛幫他拿包,雖然在其他同學眼中張弛也就是他的拎包小弟,可周良民從沒這么看過,也只有他還記得張弛小時候的榮耀和輝煌,周良民推著他的白色永久山地車,雖然不是捷安特、美利達這些流行的品牌,可樣子也非常時尚,再加上他總是擦得一塵不染倒也引人注目。

    “推車??!”

    如果不是周良民指點,張弛壓根不知道那輛銹跡斑斑破破爛爛的自行車就是自己的,也是永久牌,除了鈴鐺不響到處都響,張弛不會騎車,天宮騎珍禽異獸的大有人在,就算級別不夠配備坐騎,也能騰云駕霧,可就是沒有騎自行車的。記得過去曾經見過一幅南極仙翁騎自行車的古畫,為此他還專門托人去請教過那個謝頂糟老頭,老仙翁對此是一概否認,怎么可能呢,足踏祥云的仙鹿才配得上南極仙翁的逼格。

    張弛的這輛自行車沒有上鎖,這樣的成色不會有偷兒惦記。張弛把自己的書包放在車前晃晃悠悠且銹跡斑斑的鐵絲網籃子里,心里開始嘀咕著,萬一他邀我騎車怎么辦?我應該怎么拒絕?腦筋一轉已經想出了十多個不重樣的理由。

    這貨的智商值開始瘋狂變化,一會兒功夫已經從—250變成了—100,估計是初到凡間,匹配的這具肉身還不太穩定的緣故。

    還好周良民沒打算騎車,和張弛一起推著自行車走出了校園,在前往新安路的拐角處停下,表情顯得有些猶豫。

    張弛也跟著他停了下來,左顧右盼地觀察著周圍的環境,這里的一切都讓他感到新奇。

    周良民向張弛道:“張弛,我對你怎么樣?”

    張弛過去最擅長得就是察言觀色,觀其行聽其言就已經判斷出這位同學一定有事情讓自己幫忙,心中暗忖,本仙跟你不熟,怎么知道?不過念在要跟隨周良民回家的份上還是裝模作樣點了點頭。

    “幫我送封信好不好?”

    周良民本來是想自己親自送過去的,幾度猶豫還是沒那個勇氣。

    張弛心說送信又不是送死,考慮到今天周良民為自己打抱不平的份上答應了下來。

    周良民有些激動地拍了拍他寬厚的肩膀道:“好哥們,回頭我請你擼串兒?!?br />
    擼串兒?什么運動?張弛憨憨的笑了,接過周良民的信,從信封上卻沒有看到收信人的名字,其實即便是寫了他也不認識人家:“送給誰?”

    周良民有些哭笑不得了,三年了,這三年中自己跟他說了無數次,只怕他耳朵都要磨出糨子了,現在居然問自己要送給誰?周良民向不遠處的公交站臺飛快地看了一眼,然后居然露出幾分小女孩般的忸怩:“她!”

    張弛順著周良民的目光準確找到了目標,看到了一個高挑的背影,一米七二左右,身材絕佳,剪裁合體的深藍色上裝,下穿紅藍方格短裙,黑色運動長襪強調出兩條秀腿充滿韻律的曲線,長襪和短裙之間還露出一截雪白粉嫩的肌膚,張弛并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人,天宮之中到處都是貌美如花的天仙,可大都捂得嚴嚴實實,平時手都藏在袖子里,別說大腿,女人三分模樣,五分打扮,七分氣質,這種穿著打扮前所未見,至少在天宮中沒人敢這么穿,如果這么穿就是不正經,就是風騷,太風騷!

    周良民擔心張弛看到目標后會知難而退,看到他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這才放下心來。又在張弛的肩膀上拍了兩下,以此做為對他勇氣的鼓勵。

    張弛走過去之前又想起一件事:“對了,名字?!?br />
    周良民愣了一下才明白他是在詢問那女生的名字,真是服了這貨的記性:“林黛雨!”

    林黛雨是北辰一中高三全年級綜合排名第一,從高一到高三無論大小考試一向如此,不但學習出眾,而且顏值超群,這就奠定了她在北辰一中獨一無二的?;ǖ匚?,整個北辰一中暗戀林黛雨的不計其數,周良民只是眾多傾慕者之一,他進入高中后如此刻苦用功的學習,也和林黛雨有關,在他看來唯有不斷提升自己的段位,才能有希望贏得美女青睞。

    如果說整個北辰一中所有的男性沒有正眼看過林黛雨的只有張弛,而現在這個五短身材體態臃腫的胖子正邁著蹣跚地步伐走向北辰一中的?;?。沒有人注意到他,和林黛雨一起等車的人很多,可敢于接近她的卻沒有一個,這和林黛雨孤傲冷清的性格有關,她在北辰一中沒有幾個朋友。周圍同學對她的評價也是太過清高,待人不夠友善。

    周良民望著張弛走上了公交站臺,緊張地把雙拳握了起來,感到自己掌心出汗,他甚至開始后悔,剛才實在是太沖動了,應該放棄的。

    張弛很順利就來到了林黛雨的身邊,當著那么多同學的面,將那封信遞給了她,言簡意賅地說:“給!”張弛也是在此時方才看清林黛雨的樣子,的確漂亮,可稱不上風華絕代,至少單從顏值方面在天宮連前一百名都排不進去,可縱然如此也稱得上是千里挑一了,這樣的姿色在凡人界已經有了顛倒眾生的資本。

    整個世界都隨著張弛的這個動作靜了下去,周圍同學看清這個送信人是他的時候,驚奇和錯愕馬上變成了嘲諷,這貨居然敢給林黛雨送信,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不過也有人暗暗生出佩服的,畢竟多數人都沒有他這樣的勇氣。

    林黛雨的表情冷酷得就像是一塊拒絕融化的冰,她根本沒有去接這封信的打算,俏臉一偏望向遠方,這樣的情形她并不是第一次遇到,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去理會,讓對方知難而退。

    換成別人恐怕早就灰溜溜走開,可張弛并沒那么做,他執著地將那封信遞向林黛雨:“給!”

    林黛雨厭惡地皺了皺眉頭,不過她這次沒有拒絕,冰雪聰明的她明白自己面對得是一個執著的人,如果繼續僵持下去,當眾難堪的只會是自己,林黛雨居然真地接下了那封信。

    張弛從她的這個舉動就已經看出這女孩超人一等的智慧,接下這封信可不是顧及他的面子,而是害怕自己不撞南墻不回頭的執著會讓她難堪,退一步海闊天空,這女孩不簡單,從另一個方面來說,人家犯不著跟自己計較,有道是好鞋不踩臭狗屎,現在的自己在周圍人的眼中就是那避之不及的一大坨犬翔。

    張弛轉身回去的時候已經看不到周良民的身影,那位這起事件的幕后策劃者擔心事情當場敗露已經逃了個無影無蹤。張弛對此并不意外,在周良民委托他送信的時候,就已經通過表情看出了他的懦弱和膽怯。

    橘紅色的公交車載走了深藍色的林黛雨,張弛此時方才意識到自己跟她穿著情侶衫,只是這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束縛且別扭,巧合嗎?抬頭望,學校周圍,滿眼都是情侶衫,瑪蒂歌波依德,這個世界有點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