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十章 說干就干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09-14
    張國富吝嗇摳門,帶著張弛來到學校附近的老堤北米線店,叫了一大一小兩碗米線,又點了一個鹵蛋,自己都沒舍得要,指著那碗熱騰騰的大碗米線道:“叔叔知道你最愛吃這個?!?br />
    “我想吃驢肉?!閉懦謔禱笆鄧?,都說天上龍肉地下驢肉,過去在天上他沒機會嘗龍肉的滋味,現在到了凡間,北辰市遍地開花的驢肉館還沒來得及嘗試。

    張國富愣了一下,把剝好的鹵蛋遞給張弛,語重心長道:“那是發物,對年輕人身體不好,吃顆鹵蛋增加營養?!?br />
    張弛道:“老板,加三十塊錢牛肉,兩顆鹵蛋,再來十個鵪鶉蛋?!?br />
    張國富張大了嘴巴簡直能一口吞下一顆鹵蛋,肉疼,實在是肉疼,他本想說不用了,可又想起了什么,終于還是默許了侄子的行為。

    他很快把自己的那碗米線吃完,然后打開公文包,從里面拿出一份文件,向一旁正吃得不亦樂乎的張弛道:“小馳,這兒有幾分文件需要你親筆簽字?!?br />
    張弛看都不看,仍然埋頭對付著自己的那碗多肉加蛋豪華版米線:“啥文件?”

    “你看你那小房子不是要拆遷嗎?我是你的監護人,必須要增補幾份文件,才能保證你的合法利益?!?br />
    張弛哦了一聲:“放那兒吧,我回去看看?!?br />
    張國富笑得明顯有些不自然:“我是你親叔叔,我還能害你?傻孩子,連叔叔都不相信了?”

    張弛不再理他,埋頭吃飯,張國富總覺得這孩子今兒有些不正常,可到底是哪兒不對,他也說不清楚。

    張國富最終還是沒順利得到張弛的簽字,他也沒把文件留給張弛,張國富做事謹慎,這些文件其實是讓張弛放棄老房子繼承權的聲明書,張弛肯定看不懂,可并不代表著別人看不懂。

    張弛回到家里,馬上發現有人進來過,家里許多地方明顯被人動過,他想起了叔叔,張國富應當有鑰匙的,這位親叔叔前來的目的很可能是為了房證和公證書。

    在張弛明白這老房子真正的價值之后,就將房證和公證書裝在了書包里隨身攜帶,小心駛得萬年船,老子曾經是遨游九霄的大羅金仙,豈能輸給你這小小的公務員。

    明天他就十八歲了,意味著從明天起他就不需要監護人,自己可以獨自處理法律允許范圍內的一切事。

    趙七斤也沒說實話,拆遷補償款是六萬,可單單是買房資格就價值五萬,現在很多人都盯上了這邊的安置房,一個房號就炒到了五萬,這屬于民間交易行為,有關方面不提倡不干涉不制止。

    初步適應了凡間的生活,張弛的智商正在穩步上升,在吃了一大碗米線,三十塊錢鹵牛肉,三顆鹵蛋,十顆鵪鶉蛋之后,智商值已經達到了120,成功進入了優秀行列。

    簽下拆遷補償協議,如果不要房子,很快就能夠拿到錢,可如果選擇要房子,實際上是拿不到現金的,根據政策會采取拆遷款抵消房款的政策,等到上房的時候還要把所欠房款一次繳清。

    張弛沒這個能力,現在的他迫切需要一筆錢來改善自己目前的生活,關于這間小屋,他心中已經有了主意。

    比起火源石帶給張弛的驚喜,那些拆遷費根本算不上什么。

    回到小屋之后,他取下火源石,發現火源石上的三個圓圈,有兩個已經發紅,正中那個圓圈代表君火,也是上昧之火,搜集的2000怒火值來自于林黛雨,左側下昧之火應該得自于鐘向南?;鵪啡縟似?,都有高下之分。

    能量充足的火源石上方的三個圓圈應該是火一樣的鮮紅色,現在這顆火源石雖然已經有兩個已經開始發紅,可確切地說僅僅是淡淡的紅意罷了。

    張弛在太上老君的兜率宮當了八百年的煉丹童子,說起來當初孫猴子被投入八卦爐,還是他不眠不休在八卦路旁扇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火,這方面的業務還是極其熟練的。

    孫悟空踢翻八卦爐時,他為了?;ぬ俠暇?,還被潑猴踹了一腳,也是因為那一腳,太上老君念他護主有功,才把他從一個燒火的勤雜工提升為煉丹配藥的童子。

    俱往矣,因果循環,想不到他沒有孫大圣的本事卻跟人家一樣犯了天條,只是他更加沒有孫大圣取經成佛的造化,徹底淪落人間成為凡人。

    張弛在燈下仔細觀察著這顆火源石,憑著他在兜率宮煽風點火八百年的經驗,能夠判斷這顆火源石和他以往見過的任何一顆都不同,是唯一一顆擁有自行吸收并恢復能量的。

    張弛因這顆火源石而看到了希望,只要能夠蓄滿三昧真火,就有了練就仙丹的可能,縱然不能成仙,也能夠強身健體延年益壽,搞不好還能夠長生不老,老君煉丹的配方不敢說自己全都記得,可幾百種還是有的。

    他首先就要煉制培元丹,這已經是迫在眉睫的任務,他的生命值只有不到三年的時間,必須要爭分奪秒和時間賽跑,只有盡快練成培元丹才可能大幅提升自身的生命值。

    僅僅依靠一顆火源石是無法煉丹的,張弛還缺少一尊乾坤八卦爐,如果集齊這兩樣東西,只需要找到煉丹需要的材料就行了。萬事開頭難,可張弛并不氣餒,他決定從現在做起,一方面不斷為火源石采集三昧真火補充能量,一方面去尋找適合煉丹的爐鼎。

    采集三昧真火已經不再是個問題,張弛發現只要自己去激怒別人,貼身佩戴的火源石就會在對方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吸收對方的怒火值,目標對象的能力越強,其怒火值就越大。

    當然對象不同,怒火的性質也不同,就目前來說,他從林黛雨那里采集到的就是上昧之火,而從鐘向南那里獲取得卻是下昧之火,估計和兩人的品行高下有著很大的關系。

    說干就干,第二天剛好休息,張弛一早就去了本地最大的花鳥文玩市場,隨著記憶的復蘇,他開始明白這個世界的許多事,知道應當去何處尋找自己想要的東西。

    張弛背著空空如也的書包在花鳥市溜達了一圈,可看到的東西并沒有合意的,八卦爐倒是見到了幾個,可多半都是用青銅做舊的,賣家還號稱是古董,張弛一上手就知道這些八卦爐的年份最多不過三個月,最離譜的是,其中還有鍍銅的贗品。

    若是在天宮仙市,販賣假貨就是觸犯天條,打落凡塵都特么是輕的,人間太多虛假。心念及此,情緒一黯,抬頭望,又是一個艷陽天!仙家神器任我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