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十二章 有意碰瓷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09-15
    張弛心說你肉眼凡胎哪能看出這顆是火源石,就算你店鋪里所有的貨品加在一起也不如這顆火源石珍貴。

    心里這么想話卻不敢亂說,畢竟火源石在人家手里,賠著笑道:“黃姐,我知道錯了,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把石頭先還給我?!?br />
    黃春麗道:“沒出息,我最看不慣男人低聲下氣的樣子,你有種硬到底???還沒一分鐘就軟了?得,這假天珠我還是沒收了,以防你再拿著去招搖撞騙?!?br />
    張弛心中暗怒,這女人好沒道理,根本就是要明搶,光天化日之下還有天理嗎?還有王法嗎?

    張弛道:“黃姐,別開玩笑了,這破石頭又不值錢,您還給我,我雙倍賠您花盆的損失?!畢裾庵殖繕幕ㄅ柰餉嫻醬Χ際?,張弛準備認栽,破錢消災。

    黃春麗看他越是緊張越是想刁難他,笑瞇瞇道:“不讓你賠了,這顆假天珠我留下了?!?br />
    張弛看到她存心想將那顆火源石據為己有,好話說盡也沒什么作用,臉色頓時一變,可憐兮兮道:“那顆石頭是我父母留給我的遺物,您要是想搶,我會報警?!比淼牟恍兄荒芾從駁?。

    黃春麗聽說這石頭是小胖子父母的遺物本來內心有所松動,可一聽他要報警,頓時又火了,冷哼一聲道:“報警,你報個警試試!”

    說來湊巧,黃春麗的話音剛落,外面就進來了一個中年警察,那警察是這一帶的片兒警,名叫鄭秋山,他和黃春麗很熟,看到一個小胖子光著膀子在鋪子里嚷嚷,以為有人找黃春麗的麻煩,所以進來看看情況。

    “黃老板,有人找你麻煩?”鄭秋山聲如洪鐘道。

    黃春麗看到是他,馬上給了他一個白眼道:“沒事!”將手中的火源石晃了晃道:“去,買兩只花盆回來,我就把這東西還給你?!倍閡捕汗渙?,她決定順勢收場,看久了這小胖子也沒多大年齡,犯不著跟一個孩子較真。

    張弛受制于人,唯有點頭。

    鄭秋山上下打量著張弛,一臉威嚴道:“小子,我警告你,不得在市場鬧事,更不可以找黃老板的麻煩?!?br />
    張弛看出這警察明顯在討好黃春麗,也不想多做糾纏,正準備出門去買花盆賠償黃春麗,目光無意中看到了墻上供奉財神的香爐,雖然是匆匆一瞥,卻已經看出那香爐絕非凡品,通體黝黑,質感粗糙,隱隱現出青光。

    張弛在兜率宮煉丹多年,見過無數仙鼎寶器,這香爐的材質應當是烏殼青,可耐住三昧真火,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張弛低頭離開了文玩店,因為剛才的意外發現而心潮起伏。

    鄭秋山望著他的背影皺了皺眉頭道:“這小子臊眉耷眼的看著就不像什么好人?!?br />
    黃春麗道:“鄭警官,人都走了,您是不是沒事了,想維護治安去外面,別杵在這里影響我的生意?!彼災G鍔獎硐值煤懿豢推?。

    鄭秋山嘿嘿笑了起來,他離婚三年,自從調到這一片區就對黃春麗生出好感,也找過中間人撮合,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任他如何殷勤,黃春麗對他都不假辭色。

    鄭秋山和顏悅色道:“晚上有沒有空,我請你吃飯?”

    “沒空!”黃春麗毫不留情地拒絕,拿起雞毛撣子開始撣柜臺,擺明了趕人的架勢。

    鄭秋山有些失望,雖然已經習慣被拒絕,可每次都會感到失落,他點了點頭,訕訕離開了文玩店。

    鄭秋山剛走,一位身材高挑的清秀少女走了進來。

    黃春麗看到來人,馬上就轉過身去。

    少女咬了咬櫻唇,走向黃春麗怯怯道:“小姨……”

    黃春麗霍然轉過身去,怒視那少女道:“你不要這樣叫我,我不是你小姨,我跟你們林家沒有任何關系,告訴你媽,我和她早已斷絕了關系!再見就是仇人!”

    少女的俏臉失去了血色,被黃春麗宛如疾風驟雨般的訓斥弄得無所適從,想了想,她將一個文件袋放在柜臺上:“我媽讓我給您的……”

    黃春麗抓起文件袋毫不猶豫地扔了出去,沉甸甸的信封飛了出去正砸在抱著兩只花盆走進店門的張弛臉上,啪!的一聲正中鼻梁,張弛被砸得慘叫一聲,手中剛剛買來的兩只花盆咣當一聲落在了地上,又摔了個粉碎。

    文件袋隨后落地,散落了一地的照片,原來里面裝得是影集。

    那少女看到張弛驚呼了一聲:“怎么是你?”

    張弛也是在此時方才認出出現在文玩店的少女竟然是林黛雨,張弛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地上,不過這肢體的動作明顯比思維慢了半拍。

    黃春麗也沒想到這小子會這時候回來,又那么巧自己把文件袋砸在了他臉上,看到地上摔碎的花盆,這小胖子應當是買了花盆過來賠償,可他摔倒在地上是什么鬼?莫非這小子想要碰瓷?他姥姥的,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訛上我了?老娘正在氣頭上,找死啊你!

    黃春麗看到散亂一地的照片,這才想起剛才自己帶著怒氣扔出去,內藏影集的文件袋經自己扔出去無異于一塊磚頭,又剛好拍在他的臉上,這小子應該被砸得不輕。

    黃春麗卻低估了張弛的臉皮厚度,這廝身體防御力最為強悍的部分就是這張臉皮,這可是擁有著10000+的驚人防御值,張弛慘叫完全是出于本能反應,至于他摔倒在地上,是因為這貨想要利用這次機會,碰瓷!不錯,本仙今兒就是要碰瓷。

    買花盆回來的目的是想要博取黃春麗的好感,從而買下她的香爐,可以黃春麗的強大實力,古怪性情,這樁生意談成的可能性基本為零,更何況自己根本就沒多少錢,幸好遇到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你砸我臉,我要賠償。

    黃春麗想要將地上這尊二百多斤的肉身扶起,手還沒碰到他,就聽到張弛發出殺豬一樣的慘叫:“我的臉……我……可能毀容了……”

    黃春麗瞪大了雙眼,差點沒開口罵娘,就你那肥頭大耳的熊樣,毀容又能毀到哪里去?可畢竟自己理虧,忍氣吞聲道:“我送你去醫院檢查?”

    張弛搖了搖頭:“我頭好暈,可能被砸出腦震蕩了,搞不好會腦出血,你說會不會影響我智商,我就要高考了,萬一考不上大學怎么辦?我考不上大學就無法就業,我無法就業就賺不到錢,我賺不到錢就買不了房子,我買不了房子就娶不到老婆,我娶不到老婆就生不出孩子……”

    黃春麗肺都快氣炸了,這廝實在是太夸張了,接下來是不是要老娘給你養老送終?

    她強忍著沒有發作,這小子可不好對付,想起此事的由來,趕緊將那顆暫扣的火源石拿了出來,遞給張弛道:“小子,東西還給你了?!畢⑹履?,這廝明顯是個不要臉的瘟神,趕緊送走為妙。

    張弛接過火源石牢牢攥在手心,方才坐起,雙眼就直勾勾盯住了那尊香爐。

    黃春麗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聽這廝道:“香爐不錯!”

    黃春麗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這小子是得隴望蜀,真要訛上自己了,她也不是什么好脾氣,咬牙切齒道:“小子,得饒人處且饒人,做人啊不能太過分?!?br />
    張弛馬上又躺倒在地上,捂著腦袋道:“頭疼,頭疼……天旋地轉,我怎么在這里……我是誰?我好像失憶了……”

    黃春麗還從未見識過臉皮這么厚的年輕人,她開店做生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況她的確傷人在先,那破香爐壓根也不值什么錢,本著破財免災的心理,去拿了香爐遞給張弛道:“滿意了?”

    張弛接過香爐道:“怪了哎,我好像頭不太疼了呢?!?br />
    黃春麗虎著臉望著這廝,從肺泡深處惡狠狠擠出一個字道:“滾!”(σ`д′)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