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十三章 碰瓷對碰瓷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09-16
    林黛雨趁著黃春麗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張弛身上的時候離開,她擔心小姨追上來把東西還給自己,所以一路小跑著離開,一邊跑一邊回望,沒看到小姨追出來這才放心。

    可慌亂之中卻沒有留意迎面走來的人,跟對方撞在一起,對方手中的花瓶摔了個粉碎,林黛雨也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林黛雨定睛望去,對方卻是一個干瘦老頭兒,他手中的花瓶摔了個粉碎,人也跌倒在地上了,捂著胸口叫道:“哎呦喂……你可撞死我了……我的花瓶……我大明官窯的孤品……青花瓷噢……”

    林黛雨皺了皺眉頭,一張俏臉嚇得煞白,她涉世未深,哪里經過這種場面,忍著疼痛起身去扶那老頭兒,中途就被那老頭兒抓住了手腕。

    老頭兒怒發沖冠,面紅耳赤道:“小姑娘,你走路怎么不長眼睛呢?你賠我的孤品青花瓷,你賠我醫藥費?!?br />
    林黛雨咬了咬嘴唇,怯怯道:“對不起,大爺,我賠您就是,您先放開我好不好?”遇到這種突然狀況,她有些六神無主了,不知應當如何處理。

    老頭兒死死抓住林黛雨的手腕堅持不放道:“說得輕巧,先拿一萬塊錢給我看??!”

    林黛雨雖然出身富貴,可平時身上并不會攜帶太多的零花錢,林黛雨道:“大爺,您先放開我好不好,我拿錢包?!迸員嚦慈饒值娜嗽嚼叢蕉?。

    林黛雨感到極其難堪,她忽然想起了學校發生的事情,自己最近實在是太倒霉了,總是遇到這種尷尬難堪的事情,一時間又羞又急,委屈的眼圈都紅了。

    老頭兒道:“賠錢!”

    一旁還有好事者跟著附和道:“對啊,賠錢!”

    林黛雨一只手去摸手袋卻發現錢包不見了,當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她的錢包不知被誰順手牽羊給偷去了,林黛雨急得就快流淚:“大爺,我錢包丟了!”

    老頭兒冷笑道:“小小年紀想騙我老人家?我老人家什么樣的風浪沒見過?”

    “爺爺!爺爺您怎么了?”一個焦急的聲音響起。

    圍觀眾人循聲望去,卻見一個矮胖的小子從人群中擠了進來,正是張弛。

    林黛雨看到是張弛,心中頓時涼了半截。

    不是冤家不聚頭,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這該死的張弛竟然是老頭兒的孫子,這下麻煩更大了,不用問,兩人一定是一伙的,敢情是團伙詐騙。

    老頭兒望著這突然冒出來的胖孫子一臉懵逼,不等他反應過來,那尊肉身就沖了上來,一把抓住他的雙肩,用盡全力搖晃著他的身體,哀嚎道:“爺爺啊,我的爺爺啊,您這是怎么啦!”

    老頭兒還沒被完全搞清狀況,就被他晃得暈頭轉向,更讓他郁悶的是,搖晃中碰到了張弛的面門,撞得眼前金星亂冒,要知道這是一張防御力高達10000點的厚臉皮。

    稍一走神,林黛雨已經將手抽了出去。

    張弛一邊搖晃一邊向林黛雨眨眼睛,做了個跑的口型,林黛雨這才反應過來,她也顧不上多想,轉身就逃。

    老頭兒看到林黛雨走了,這才反應過來,他顧不上裝受傷,從地上一骨碌就爬起身來:“你別走,賠錢!”卻被張弛一堵墻一樣擋在前方,老頭兒極其靈活,打算繞過張弛,卻看到張弛張開雙臂想要抱住自己。

    老頭兒心頭火起,今天精心設計的一場騙局居然被這小子給攪和了,指著張弛的鼻子道:“誰特么是你爺爺,給我滾開,不然老子捶死你!”

    張弛笑瞇瞇指了指自己的大臉道:“捶,有種你照這兒捶,不敢你就是我孫子……”

    老頭兒火冒三丈,照著這廝的大胖臉就是狠狠一拳,張弛早已觀察好了地形,應聲而倒,一回生二回熟,要說碰瓷這工作還真沒啥技術含量。

    這老頭兒其實就是個碰瓷的老騙子,看到張弛倒在地上頓時明白了,敢情碰上同行了,同行是冤家,自己今天是碰瓷不成反被碰,三十六計走為上計,老騙子轉身就想溜。

    張弛的動作雖然遲緩,可勝在腦筋靈活,倒下去之前就做好了下一步行動的準備,不等老騙子邁開腳步,張開雙臂就把他的右腿給抱住了:“今兒你不賠錢就別想走!”

    老騙子這個郁悶啊,行走江湖那么多年,居然讓個乳臭未干的小子給算計了,丟人??!

    這會兒片警鄭秋山趕了過來,指著糾纏的兩人道:“干什么?干什么?擾亂公共治安是要拘留的!”

    那老騙子指著張弛一臉委屈地申訴道:“這小子碰瓷訛我!”反正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人,當然要先下手為強。

    鄭秋山認出張弛就是剛才在黃春麗店里鬧事的那個,兩道濃眉頓時皺了起來:“怎么又是你?”他準備將兩人帶回所里審問。

    一道身影搶在他之前沖了上去,揚起手來照著那老騙子的臉上就是一記清脆的耳光,打得老騙子半邊面孔腫了起來。

    卻是天珠店的老板娘黃春麗,其實剛才黃春麗一直都在遠處旁觀,本來她想過來為外甥女解圍,沒想到張弛率先沖了上去,她于是選擇靜觀其變,本以為小胖子是和老騙子一伙的,卻想不到事情的發展卻一波三折,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那老騙子看到黃春麗出現,臉色一變。

    黃春麗道:“馮老三,你真是越來越出息了,居然欺負小孩子?!?br />
    老騙子腦袋耷拉的更加厲害。

    鄭秋山自然不會錯過這個向黃春麗討好的機會,殷勤道:“春麗,這里交給我,我把他們兩人都帶到所里去好好審問?!?br />
    黃春麗冷冷道:“沒你事,看熱鬧的都散了吧,一場誤會罷了?!?br />
    鄭秋山又遭了冷遇,暗自嘆了口氣,驅散人群道:“別看了,都走吧?!?br />
    黃春麗向兩人道:“都別裝了,到店里說話?!?br />
    張弛這才從地上爬了起來,馮老三望著張弛表情極其古怪,咧著唇角露出冷笑,張弛看出他想報復自己,搶先威脅道:“我包里帶著病歷,您老人家錢帶夠了沒有?”

    馮老三呵呵笑了起來,他搖了搖頭道:“佩服,佩服,長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停頓了一下總結道:“年輕人中像你這么臭不要臉的可真不多見?!?br />
    “比不上前輩,比不上老前輩這張二皮臉吶!”

    兩人相互吹捧,針鋒相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