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十四章 我徒弟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09-16
    來到黃春麗的店鋪里,馮老三還沒說話啊,黃春麗就伸出手去,馮老三以為她又要打自己耳光嚇得慌忙向后退了一步。

    黃春麗道:“拿來!”

    馮老三滿臉堆笑道:“什么?”

    “錢包!”

    馮老三這才不情愿地將偷來的錢包遞給了黃春麗,錢包自然是林黛雨的,馮老三碰瓷之后抓住林黛雨,又順手牽羊偷了她的錢包,黃春麗剛才沒在警察面前戳穿這件事已經給足了他情面。

    張弛倒是沒看到馮老三偷錢包,可從林黛雨的反應他已經猜到了。

    黃春麗向馮老三道:“你走吧,以后不要在這一帶出現,還有,不得報復這孩子?!?br />
    馮老三好奇道:“他是你什么人?”

    黃春麗雙目一瞪道:“我徒弟!”

    張弛知道她這么說應當是為了?;ぷ約?,心中暗暗感激,很配合地將胸脯一挺,黃春麗這個人刀子嘴豆腐心,應當不是壞人,所以看人不能只看表面。

    馮老三走后,張弛也準備離去,黃春麗將他叫住道:“小子!”

    張弛停下腳步,笑瞇瞇望著黃春麗道:“師父,有何吩咐,徒兒聽候差遣?!?br />
    黃春麗呸了一聲,卻忍不住笑了起來,她嘆了口氣道:“能讓馮老三吃癟的人還真是不多?!?br />
    突然想起自己剛才何嘗不是也著了這小子的道兒,不由得多打量了張弛幾眼,這小子一副呆頭鵝的萌蠢模樣,卻想不到腦筋如此靈活。她將剛剛要來的錢包扔給張弛道:“把錢包送到北辰中學傳達室?!?br />
    張弛道:“我直接給她?!?br />
    黃春麗一臉狐疑,這一臉壞相的小子該不會打起了自己外甥女的主意?

    “她是我同學?!?br />
    黃春麗又將重新封好的文件袋也遞給了張弛:“這個也給她!”

    “里面不少錢吧?您不怕我卷款逃跑?”

    黃春麗笑道:“有種你試試看?!?br />
    張弛還真沒把錢看在眼里,錢這玩意兒不是萬能的,可在人間沒錢也是萬萬不能的。更何錢包里的錢和他的火源石、烏殼青的丹爐根本無法相提并論。

    張弛是個相信緣分造化的人,他總覺得黃春麗不可能成為自己生命中的一個匆匆過客。帶著黃春麗的重托離開花鳥市場,在市場門口不遠的派出所,他看到了林黛雨煢煢而立的身影。

    林黛雨站在派出所的招牌下,她在猶豫是不是進去報警,在她從現場離開不久就想清楚了整件事的玄機,甚至還多想了一些。在她拿定主意去報警之前看到了嬉皮笑臉走過來的張弛。

    張弛認為,因為自己剛才的見義勇為,林黛雨應當充滿感激,雖然不至于到以身相許的地步,可至少要笑臉相迎,人總得知恩圖報。

    然而林黛雨的表情卻沒有一絲一毫感激的意思,非但沒有感激,反而充滿了警惕和敵視。

    林黛雨認為自己剛才被騙了,剛才的老大爺是個騙子,張弛是他的同伙,兩人一唱一和,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然后盜走了自己的錢包,自己終究還是涉世不深,在當時的那種情況下只顧著急于擺脫困境,直到現在方才醒悟,實在是有些后知后覺。

    不過林黛雨的懷疑在張弛拿出錢包那一刻頓時煙消云散,她臉紅了,不是因為害羞,而是因為自己的判斷出現了誤差,她一直對自己的智慧相當自信,可現實卻給了她一個極其深刻的教訓,判斷一個人的善惡真不能只根據外表。

    林黛雨檢查了一下錢包,確信沒丟任何東西。

    張弛又把重新封好的文件袋遞給了她。

    林黛雨愕然望著他:“我小姨讓你給我的?”

    張弛點了點頭。

    林黛雨這才意識到,這廝從出現到現在還沒說過一句話,忍不住道:“你跟她什么關系?”

    張弛笑道:“她是我師父!”

    林黛雨一雙明澈的美眸瞪得滾圓,仿佛聽到了天方夜譚。

    “再見!”林黛雨轉身離去,她走起路來一瘸一拐,剛才跌倒時崴到了腳。

    張弛推著自己破破爛爛的自行車跟了上去:“我送你?”

    “謝了,我自己打車!”林黛雨還想堅持,可她的左踝卻越來越痛,這會兒功夫已經腫起老高,放眼望去,經過的出租車都是載客狀態。

    張弛推著自行車來到她的身邊:“腳傷了是吧,上車,我送你去隔壁醫院拍個片子,看看骨頭有沒有事?!?br />
    林黛雨明顯還在猶豫。

    張弛道:“千萬別不當一回事,如果不及時處理,落下后遺癥就麻煩了,腿一粗一細,倒還沒什么,萬一影響走路,成了個瘸子……”

    林黛雨討饒道:“你別說了,我上車,我上車還不行嗎?”

    花鳥市場旁邊就是云水區醫院,張弛推著林黛雨來到醫院,其實林黛雨一上車就有些后悔了,兩人實在是對比鮮明,一個矮矮胖胖,一個高高瘦瘦,外表的鮮明對比讓路人很難不生出鮮花插在牛糞上的憤懣感慨,所到之處他們的組合都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這女孩真漂亮,氣質真好……”

    “推車的沙雕是誰?”

    “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好白菜都讓豬給拱了……”

    “好波依都讓狗給入了……”

    “真特么不公平!”

    “不公平??!”

    “不公平?。。?!”

    “實在是太特么不公平了?。。。。?!”

    m9(`Д′)??(`Д′*)9ヽ(`⌒′)??。?!╰(‵□′)╯……

    張弛對四面八方的異樣眼光泰然處之,表面的安之若素之下,卻包藏著一顆狂喜不已的禍心。

    這份狂喜絕不是因為有美女相伴虛榮心得到了滿足,而是張弛感覺到胸口的火源石在不斷發熱,嫉妒,憤怒,不平,因為林黛雨的存在,他遭到太多群眾的仇視和唾棄,眾人拾柴火焰高,+1,、+10、+100、+250……無數妒火值的疊加也是一個極其驚人的數值。

    張弛感覺火源石越來越熱,甚至開始有些發燙,這熱度讓他的內心萌生出越來越大的希望,我的三昧真火,我的靈丹妙藥。正因為看到了希望,所以也就忽略了胸口肌膚的灼痛感。

    林黛雨如果知道張弛的喜悅并非因自己而起,自尊心肯定會嚴重受挫。經過檢查,林黛雨的左腳并無大礙,初步檢查了一下,只是扭傷,醫生開了幾貼膏藥,又告知了一些注意事項,就建議他們回家休養了。

    張弛提出送林黛雨離開,林黛雨堅持不讓,倒不是存心拒絕同學的好意,而是她實在受不了周圍異樣眼光了,張弛也不是有心相送,他在乎的是能夠多收集一點妒火,盡快補充一下火源石的儲備。

    既然林黛雨如此堅決,張弛也就幫忙叫了輛出租車,臨上車的時候還順便搜集了司機數十點點妒火值,張弛特地記下了車牌號,警惕的小眼神瞬間讓司機怒火值暴漲50,老子是正經人,為啥要防賊一樣盯著我?這小胖子難道不知道任何職業都是有操守有自尊的。

    林黛雨上車之后方才意識到今天看病的醫藥費都是張弛幫忙墊付的,對這廝的反感少了一點,可對他的懷疑又多了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