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十五章 不減肥得死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09-17
    張弛并沒有把今天發生的事情放在心上,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火源石和香爐上了。

    回到自己的蝸居,先觀察了一下火源石,三個圓圈兒居然都開始發紅,上昧之火和下昧之火比起過去都紅了許多,就連過去一直都燦如白玉,代表中昧之火的圈兒現在也隱隱露出一絲紅意,看來是今天帶著林黛雨博采眾家之火的結果。

    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圍觀群眾之中臥虎藏龍,誰知道藏著什么樣的角色?

    中昧之火乃是精火,除非火源石三昧蓄滿,方才能夠引動真火,看來這火源石蓄滿能量尚需時日。

    不過張大仙人已經找到了蓄火的門道,采集蓄滿三昧真火也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打開包裝,將香爐取出,這烏殼青的香爐毫不起眼,張弛敲了敲香爐,從聲音質地上判斷這香爐的確是烏殼青材質無疑,打開爐蓋,爐膛內除了香插部分是黃銅材質,其他地方全都是純粹的烏殼青,張弛這才放下心來,今天可謂是收獲頗豐。

    將香爐擺在方桌上,雖然現在無法煉丹,還是物盡其才,給家人上了三支香,朝著全家福鞠了三個躬,也算是對張家的感激。心中默默念,等以后我發達了,我幫張家光耀門楣,重修祖墳。

    煉丹的條件雖然還不成熟,可是張弛卻要開始積極的前期準備工作,采集到中昧之火只是時間的事情。張弛憑記憶列出了煉制培元丹的材料,培基固本,改善體魄是他首先要面對的事情,而且培元丹所用的材料是最常見的,既然常見就應當最便宜。

    現實卻讓張弛吃了一驚,首先是天庭最常見的精金,這所有丹藥中幾乎必備的融合劑,跑遍了北辰大大小小的藥店、金店、五金店、首飾店都沒有發現。

    這其實也難不住張弛,只要有純度足夠的一千克黃金,利用手頭的這只烏殼青煉丹爐一樣可以煉出一克精金。

    可問了問黃金的價格,目前正處在350元每克的高位,也就是說,他想要買一千克黃金,需要花35萬。

    這對張弛剛剛對未來生活剛剛萌生出的希望不啻是個重大的打擊,35萬,就算他把小房子賣掉也不夠。都說攝影窮三代單反毀一生,那是他們沒煉過丹。燒錢燒錢,本仙得燒金子。

    張弛看了看自己捉襟見肘的錢袋子,于是暫時斷了先煉精金的念想,更何況他就是有錢,目前這尊笨拙的肉身也擠不過那些排隊追高買金的中年大媽。

    既然被打落凡塵就要認清現實,首先要活下去,才能考慮如何活得更好,充滿?;械惱懦誑劑朔榪竦氖萆砑蘋?。他的堅持很快就見到了效果,短短半個月,他瘦了整整二十斤。

    在張弛的身體出現肌肉輪廓的同時,健身也起到了一定的拉長效果,這廝居然開始長高了,從162長到了163,數值上的變化雖然不算太大,可他身上的油膩效果卻大大減退,取而代之的是粗壯敦實的氣質,亂蓬蓬的頭發剪成了圓寸,曬黑的皮膚讓他顯得精悍了許多。

    張弛請了病假,這段時間,除了健身鍛煉外,他幾乎跑遍了整個北辰市,煉制培元丹的99種材料已經準備了97種,還差兩種,一種是精金,暫時缺錢,還有一種是不死草,別說藥店,就算《本草綱目》上都沒有記載。

    張弛將北辰市內的幾座小山包都爬遍了,他已經確定,最高只有海拔300米的山峰不可能有這種靈草的存在,下一步就是去一百五十公里之外的清屏山。

    清屏山靈犀峰,海拔1573,或許能有意外的收獲,之所以此前沒去,是因為張弛擔心自己的體力,這半個月他的體力值已經上升到了60,雖然依舊很渣,但是比起最初下凡的時候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隨著體力值的上升,原本三年的生命值也提升到了三年三個月,張弛大概推算,體力值每上升100,生命值能提升五個月,所以他要堅持鍛煉,不過通過鍛煉來提升生命值的效果終究有限。

    最讓他驕傲的是智商,目前已經暫時穩定在139,距離天才只差一步。250的高情商和10000點的臉皮防御力卻早已巋然不動。

    智商進入最優秀的階段,讓張弛可以一目十行的看書并加以理解,這半個月他開始自學高中課程。初中時打下的扎實基礎,和現在已經穩定的高智商,讓他的學習開始突飛猛進。

    除此以外,張弛還自行達成了一筆交易,關于他這間小屋的交易。

    交易的對象是周良民家,聽說張弛想賣掉小屋,周良民的父親表示愿意多出五萬購買,拆遷款仍然歸張弛,五萬塊要得是拆遷后的購房資格,張弛沒有過多的討價還價,看在周良民的面子上還減免了一萬,連購房資格帶房子只要十萬塊就達成了協議。

    明天他和周家就去簽正式協議并公證,周家也會將十萬塊先付給張弛。

    整個交易過程周良民并沒有做過多的參予,他只是隨口將張弛想要賣房的意愿告訴了家里,以后的事情都是父親和張弛在談。

    高考臨近,周良民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緊張的復習中去,如果不是今天父親讓他請張弛過去吃午飯,周良民幾乎都忘了這件事。

    周爸爸讓兒子去喊張弛吃飯,是因為想在明天正式簽約前和張弛見個面,確定不會中途生變,畢竟現在房價一天一個樣,一個買房資格從五萬炒到了七萬,這才半個月的功夫啊。

    張弛還少要了一萬,都說這孩子腦子有些問題,從這件事看應該是真的,周爸爸很想給兒子準備一套房子,可只靠死工資的兩口子根本沒有能力再多買一套。遇到這種機會,他當然動心。

    可這種好事讓周爸爸有些患得患失,成了,覺得占了張弛的便宜,若是不成,又覺得失去了一個大好機會。

    當然周爸爸還想讓兒子出去走走,這孩子給他自己的壓力太大,滿腦門子都是要考燕京、水木這種名校,知子莫若父,北辰市這五年最多的一屆也就考上了三個,北辰中學只有兩個,自己的兒子現在的成績是希望渺茫的,不過有理想總是好的,萬一不小心實現了呢?

    周良民不情不愿地來到了張弛的小屋前,看到張弛正在院子里利用簡易的單杠吭哧吭哧地做著引體向上,于是沒有打擾他,就站在院子外看著。

    當張弛拉了整整二十個,又以過去從未見過的輕盈腳步落下的時候,周良民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病怏怏的小胖子嗎?

    周良民咳嗽了一聲,張弛轉過滿是汗水的臉,朝周良民笑了笑:“進來??!”

    周良民道:“不了,我爸讓我請你去家里吃飯?!?br />
    張弛道:“院子里坐吧,我先去洗把臉換身衣服?!?br />
    周良民點了點頭,推開小木門走了進去,他來這里已經記不清多少次了,可今天過來發現狹窄逼仄的小院中有了一些新鮮的變化,非但整潔干凈了,而且沿著院子的墻角種了許多叫不出名的花草。

    周良民在一盆深紫色的小花前蹲了下來,聞了聞花香,看到張弛從里面出來,問道:“這是紫玉花吧?”

    張弛點了點頭。

    “這個呢?”周良明指了指一旁只露出幾片綠葉的植物。

    “七葉靈芝?!?br />
    周良民道:“想不到你居然開始養花了?!?br />
    張弛道:“修心養性!”一邊說著裝逼的話,一邊套上洗的發白的紅色衛衣,明顯有些肥大了。

    周良民道:“你瘦了??!”

    張大仙人實話實說道:“不減肥就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