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十六章 討價還價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09-17
    周家對張弛的到來表現出極大的熱情,不過張大仙人心里明鏡兒似的,人家的客氣熱情可不是沖著自己,全都是看在那套拆遷房的份上,自己和周良民同學的這些年還是頭一次受邀登門吃飯。

    張弛也沒跟周家人客氣,甩開腮幫子該吃吃該喝喝,吃飽喝足,一雙眼睛就如雷達般開始掃視周家這兩室一廳的房子。

    雖然住的是樓房,可因為是老舊小區,總共還不到五十個平方,房齡也接近二十年,構造設計理念非常落后。

    周良民住在南向的大房間,這是他父母為了方便他的學習,將原本屬于他們的臥室跟兒子交換,現在兩口子就住在不足九平米的北屋。

    周良民還有一個姐姐,在省城讀大學,每年放假才回來,她回來的時候,就只能在客廳的沙發上對付了,一切都為了即將高考的周良民讓路。

    張弛心中也有了底,周家的條件非常普通,這樣的家庭往往都期望兒女通過學習來改變命運,周良民的姐姐周良婷已經順利考入了省醫大,現在輪到周良民了。

    以周良民現在的成績考上一本應該不難,可他的目標更為宏大,想要進入國內的頂尖學府水木。

    促使他定下這一目標的主要原因還是林黛雨,因為知道林黛雨選擇了水木,他想通過這樣的方式實現和林黛雨進入同一所大學的愿望。

    周良民吃過飯就向張弛解釋說,要去附近的補習班上課,張弛對此也表示理解,人有追求知道努力總是好的。

    周良民離開之后,他媽媽熱情地給張弛泡了杯茉莉大方,周爸爸有些矜持地拿出了打印好的協議書:“張弛啊,你看看!如果沒什么問題,咱們就把協議給簽了?!?br />
    此前他們對這個小胖子是沒多少好感的,甚至他們私下還叮囑兒子要少跟這個落后生來往,以免耽擱了學業,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肯定是有道理的。

    張弛拿起協議書掃了一眼,看到協議金額的時候留意了一下,上面寫著手續費四萬,加上自己本來應得的六萬拆遷補償款,一共是十萬,因為拆遷補償款以后會直接抵扣在房價里面,所以這筆錢周家是要直接給張弛的。

    協議還特別強調,簽字之后,如果反悔,自己要三倍賠償,也就是要賠償他們家三十萬。

    張弛看到這里心中有些不悅了,雖然理解周家的擔心,可這反悔賠償要得也忒狠了一點,要知道自己和周良民是同學,還看在這個情面上少要了一萬轉讓費,這周家怎么就那么信不過自己?人心涼薄??!人和人之間就不能多點信任了?

    周爸爸似乎察覺到了張弛的不悅,咳嗽了一聲笑道:“格式合同,都是那么寫的,其實我覺得根本連協議都不需要,我們看著你長大的,你是什么樣的孩子,我們還不了解?”

    周媽媽跟著道:“是啊,是??!小馳多忠厚老實,怎么可能反悔,老周,我就說根本不用這么麻煩?!?br />
    張弛嘿嘿笑了起來:“既然叔叔、阿姨都嫌麻煩,那就別簽了,把錢打給我,房子歸你們了?!?br />
    兩口子一聽頓時慌了。

    “那可不成……”

    “小馳,情分是情分,手續還是要得的,不然你也沒有保障是不是……”

    張弛看著兩人突然變得惶恐的面龐,心中忽然感到一陣莫名的快意,做人莫裝逼,裝逼被雷劈。明明占了便宜還得裝出不情不愿的樣子,我沒保障?還是你們擔心我變卦?

    張弛道:“也是,要是不簽,叔叔阿姨要是哪天反悔不買了,我豈不是還得退錢給你們?”

    周爸爸笑道:“不會的,不會的?!閉餉創笠槐鬩?,除非我腦子抽了才會變卦不買。

    張弛道:“這協議上只說我反悔不賣要賠三倍,可并沒說你們反悔不買賠我多少???”我不想占便宜,可也不能干吃虧。

    周爸爸煞有其事道:“有嗎?”心中有些郁悶了,兒子不是常說這孩子腦筋不靈光嗎?怎么感覺心眼不少呢?這么小一孩子咋就那么市儈呢?跟他一比,俺們家孩子實在是太單純了。

    周媽媽道:“疏忽了,疏忽了,我們這就加上,如果我們反悔……你說賠多少?”她倒是不怕賠,反正這拆遷名額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更何況比外面還便宜一萬呢,傻子才反悔呢。

    張弛的目光卻定格在周媽媽的手腕上,周媽媽的手上戴著一只翡翠鐲子,成色一般,糯米種,還因為摔斷過,斷裂的部分用兩塊黃金給鑲上了,這就更不值錢了。

    張弛關注得可不是鐲子本身,而是鐲子上面鑲金的部分,他總覺得這兩塊鑲金的地方有些特別,黯淡無光,純度不夠,可是張大仙人卻敏銳感覺到了精金的氣息。

    周媽媽看到這小胖子盯著自己的手腕子不放,下意識地將手縮了回去。這小子,非禮勿視的規矩都不懂?

    張弛接下來的話把兩口子嚇了一跳:“阿姨,您把這鐲子給我吧?!?br />
    兩口子心頭火起,這小子臉皮咋就恁么厚的呢,說好的事情,怎么突然又加價碼了。周媽媽摸了摸自己的鐲子,其實這鐲子沒幾個錢,她專門去文玩市場詢過價,頂天不過一千塊,如果品相完好倒是能多賣一些,可這鐲子有意義啊。

    周媽媽道:“小馳,這鐲子是我跟你周叔結婚那會兒,你周叔的奶奶送給我的?!?br />
    她沒撒謊,當時這鐲子就是這個樣子,一直戴到現在,也不值幾個錢。

    周爸爸心說這小子一定聽到外面的風聲了,知道現在轉讓費都七萬了,覺得四萬給他們虧了,所以坐地起價,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了:“小馳,價錢咱們可是事先說好的,你該不是又反悔了吧?”

    張弛笑瞇瞇道:“那倒不是,說好的事情怎么能變呢,不過我看這鐲子蠻喜歡的?!?br />
    周媽媽偷偷朝丈夫遞了個眼色,畢竟他們占了便宜,如果惹毛了這小子,真反悔不賣了,他們豈不是麻煩了,她笑道:“小馳,這鐲子也不值什么錢,要不這么著,我們在原來的基礎上給你加一千,四萬一的轉讓費你看行嗎?”

    張弛道:“三萬八,把鐲子給我?!?br />
    兩口子聽到這里都愣了,這鐲子的確不值兩千,可張弛越是想要,他們心底就越犯嘀咕,難不成這鐲子真是個寶貝?

    周爸爸道:“四萬二,咱們一口價?!?br />
    “包括鐲子嗎?”

    周爸爸真是哭笑不得,我給你加兩千還把鐲子給你,你當我跟你一樣傻了,他搖了搖頭,堅定道:“不包括!”

    “三萬五帶鐲子,不然這協議我就不簽了?!閉饣跏欽嫘氖狄獾叵胍磣?。

    兩口子對望了一眼,心說這孩子果然不聰明,一根筋,認準的事情就堅持到底。五千!不小的數目了,這鐲子拿到文玩市場上最多也就是賣一千塊。

    周爸爸的心理松動了,從老婆的目光中看懂了她的意思,裝成為難的樣子:“三萬帶鐲子!”

    張弛表現得非常痛快:“成交!”明知道周爸爸有趁火打劫的意思,可張大仙人并不計較,凡人的那點眼力勁哪能看得懂他的博大胸懷,按照語文書上所說,那就叫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

    周媽媽當即就想把鐲子給擼下來,可因為中年發福,手腕子有些粗了,干擼根本沒可能拿下,只能去洗手間打點肥皂潤滑一下。

    周爸爸擔心張弛變卦,趁熱打鐵勸張弛把重新擬定的協議給簽了。

    張弛剛剛把名字簽好,正準備摁手印,卻聽到洗手間內傳來一聲尖叫,同時又夾雜著清脆的碎裂聲。

    周爸爸動如脫兔,一個箭步就沖了出去,閃電俠般沖進了洗手間內,看到地上碎成數段的翡翠鐲子,再看到欲哭無淚的敗家娘們兒,心頭火蹭蹭蹭往上激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