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二十一章 沒那么簡單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09-19
    山里的天說變就變,本來還以為要下雨,可轉眼間就云開霧散,紅日當空,萬道金光籠罩著這座海拔1573米的靈犀峰。

    按照李躍進的說法,進山要看老天爺的臉色,如果真要是下起雨來,就算張弛付給他雙倍的報酬,也不能冒雨進山。

    他們走得是北坡,正門在南坡,如果從正大門上山,需要花六十塊購買門票,這還不算景區公共交通費三十塊,如果想要乘坐索道往返還要多花一百。

    李躍進在前面大步流星的引路,沒多久就把張弛給落下了老遠,李躍進停下來抽煙的功夫,回頭看了看張弛,距離自己大概有二十米,一邊走一邊喘,大圓臉上的表情寫滿了痛苦不堪簡直就是痛不欲生,不過這貨還強撐著活在當下。

    李躍進呵呵笑了起來:“小胖子,你行嗎?”

    張弛停下腳步,昂著頭,一手撐著登山杖,一手扶著腰,上氣不接下氣地抗議道:“大叔……我……我叫張弛……您……您別抽煙……森林防火……真要失了火……可……可不是玩的……”

    李躍進鄙夷地俯視著下方矮胖的身軀,他見慣了這種沒事找虐的家伙,自以為穿上戶外服,背上登山包,撐著登山杖就能夠成為翻山越嶺如履平地的老驢,真到了這種地方,就是頭老驢也比他們的適應能力更強。

    不到二十米的距離,張弛足足花了五分鐘穿越,畢竟是上坡??!原本60的體力值只剩下25了,來到李躍進身邊。

    承受不住重力作用的屁股自由落體在了大石頭上,疲憊讓他忘記了以卵擊石的風險,好在臀肉豐厚,足夠護住重點。這貨從背包中掏出水壺,大口大口地喝了起來。

    李躍進將抽完的煙頭放在貼身準備的小鐵盒里,拍了拍張弛的肩膀道:“少喝點,喝多了還得尿!”

    張弛擰好瓶蓋:“尿不出來了,流太多汗了?!?br />
    李躍進道:“繼續走吧,像你這樣磨嘰,咱們日落前可爬不上靈犀峰,你小子還真打算在這山上過夜???”

    張弛羨慕地望著李躍進,李躍進的體力極其充沛,目前的體力值還有97,高手!絕壁是高手!腦子里浮現出的參數到底是什么依據?張大仙人自己都有些糊涂。

    李躍進道:“看你的樣子也不像富二代啊,沒事在家好好呆著吃雞不成?非得來這兒登山尋找王者榮耀?真想欣賞風景,你走南邊啊,乘纜車多輕松啊。累得跟個二哈似的,你這簡直是老雀里抹鼻涕裝熊???”

    張弛被這貨引得呵呵笑了起來:“大叔,實不相瞞……我……我是來找一味藥材的?!?br />
    李躍進一聽來了興趣:“什么藥材???”

    張弛把自己手繪的不死草的圖案遞了過去,李躍進接過看了看:“蘭草???”

    心說這小胖子是不是傻啊,把自己當成李時珍了,來這里采藥?有沒有搞錯,藥材市場才是他該去的地方,沒見誰想喝牛奶非得養頭牛的。

    張弛搖了搖頭:“黑色的!上滿長著一排排跟小眼睛似的花紋。我媽病了,就缺乏這一味藥,不然我也不會辛辛苦苦到這兒來受罪?!閉饣跛燈鴰鴉案靜換崍澈?。

    李躍進愣了一下,沒想到小胖子是個孝子,他的語氣也變得溫和了許多:“我沒見過,其實你完全可以去市里的中藥材市場,搞不好就有賣的?!彼钚郎偷鎂褪切⒆?,因為張弛表現出的孝心,看他也順眼了許多。

    張弛感覺體力恢復了一些,起身道:“繼續!”

    李躍進把手伸了過來:“包給我吧?!?br />
    張弛猶豫了一下,還是把背包遞給了他,李躍進看似兇惡,脾氣也不好,可并不是壞人。其實在看清李躍進驚人的武力值之后,張弛就留意緩和彼此的關系。

    李躍進顯然被張弛的謊話打動了,非但主動幫他背包,而且對他關照了許多,遇到不好走的路段會主動施以援手,每隔一段時間會主動停下來讓張弛得到休息。

    登山的過程雖然進行得很順利,可張弛心中的希望卻隨著越來越接近山頂而變得渺茫起來,他們已經在山林中穿行了七個小時,現在時間是下午四點,按照李躍進的說法,最多一個半小時他們就能夠抵達峰頂,張弛還趕得及乘坐最后一班纜車下山。

    張弛不可能在一天之內將整座靈犀峰都搜遍,可從目前的狀況來看,這座靈犀峰似乎也沒有不死草存在,張弛雖然斷了仙脈,可是他對這些煉丹材料仍然有超人一等的感知力。

    比如說他能發現烏殼青的丹爐,發現精金,還有貼身佩戴的火源石,能夠找齊這些寶貝,不是單靠運氣能夠實現的。

    然而在煉制培元丹的最后一味藥材卻遭遇了困難,前所未有的困難,如果人間根本沒有不死草,那么他的煉丹大計也只能止步于此了。接受命運,坐吃等死。

    望著漸漸接近的峰頂,張大官人心中一陣沮喪。

    李躍進矯健的步伐突然停了下來,他看到不遠處有一團色彩斑斕的物體,張弛也在同時看到,那應該是一只錦雞。

    李躍進走過去將錦雞撿起,卻發現它已經死了,血仍然未干,李躍進從鳥身上的傷口判斷出是被人獵殺的,他的怒火值瞬間飆升到7000,這是剛才張弛故意激怒他都無法達到的高度,可見他是動了真怒。

    李躍進咬牙切齒道:“王八蛋!偷獵者!”

    張弛知道錦雞是國家二級?;ざ?,可這玩意兒又不是鳳凰,值得李躍進如此憤怒嗎?

    他也明白自己仍然沒有適應凡人的價值觀,也沒形成完整的道德標準。在李躍進怒發沖冠的時候,默默吸收他的怒火值就是,千萬別干火上澆油的事兒。

    李躍進道:“這錦雞死了沒多久,身體還熱乎著,我去抓偷獵者!”他解下背包扔給了張弛。

    “可我們還要趕路……”

    李躍進的身影已經沖到了前方的密林之中,他的聲音隨著山風送來:“你哪兒都別去,就在原地等著我,我會來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