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二十五章 八戒照鏡子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09-21
    張弛印象中的培元丹可不是這個樣子,標準的圓形,朱紅色,表面光滑潤澤,質地細膩,異香撲鼻,沁人肺腑。

    眼前的這顆丹藥簡直連殘次品都稱不上,按照過去兜率宮苛刻的質檢標準,這種成色的丹藥肯定要當成廢渣給倒掉,就算是天狗都不愿意吃。

    張大仙人小心翼翼地取出了這顆他來到凡間之后煉出的第一顆丹藥,心中開始總結產生次品的原因。

    首先是煉丹的材料不純,比如不死草,他忘記了及時密封保存,所以沾染了韭菜和大蔥的氣味,然后是精金,他提取的精金純度不夠,三昧真火煉制精金的時候,缺乏將精金中雜質去除的有效方法,所以煉丹的過程中混合進去了一些雜質。

    再就是火候的把握,這烏殼青的丹爐他是第一次使用,每個爐子都有每個爐子的脾性,他并未摸清此爐的脾性,幾樣因素綜合起來,讓他煉出了一顆下品之丹,甚至連下品都稱不上。

    張弛猶豫了半個多小時,終于還是決定將這顆培元丹服下,要求不高,能有一半的功效就好。培元丹入喉,如同砂紙搓過食道,火辣辣的,這味道全然不同。

    雖然徹夜未眠,張弛也不敢入睡,生怕這一睡就長眠不醒,再也見不到星期天的太陽,服下培元丹,將一切收拾干凈,那顆耗盡能量,業已變冷的火源石重新用繩串起掛在脖子上。

    推開房門,來到小院里面,才發現外面的太陽已經升起很高,陽光照耀著這狹窄的院子,張弛晃動了一下脖子,聽到頸椎關節發出清脆的咔啪聲。

    外面傳來轟隆隆的挖掘聲,周圍的拆遷工程還在不停的進行中,張弛想起自己已經簽過了拆遷協議,這個月底之前就要交房,說是月底,實際上只剩下不到一周的時間了。

    趁著今天休息,應該去找一間房子了,雖然學??梢蘊峁┧奚?,但是張弛并不想去,畢竟他有許多的秘密,不想讓別人知道。

    洗漱的時候,聽到外面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張弛!你給我出來!”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張弛從聲音中已經判斷出來人是自己的叔叔張國富,而且語氣不善,他馬上意識到自己私下簽拆遷協議的事情已經讓叔叔知道了。

    院門被粗魯地推開,張國富不是一個人,他老婆秦香梅,女兒張青果全都跟著一起過來了,除了張國富,那母女倆在三年中從未光顧過這間破破爛爛的小屋,對張弛這位窮親戚一直避之不及。

    張弛吊著膀子,滿臉堆笑,以不變應萬變,胸口熟悉的溫熱感再度傳來,昨晚耗盡能量的火源石開始如海綿吸水般吸收這一家三口的怒火值。

    來自張國富1000+

    來自秦香梅2000+

    來自張青果1500+一個小女孩脾氣居然不小。

    張弛笑道:“叔,嬸兒!青果,你們來也不說一聲,吃早飯沒有?”

    張國富冷哼一聲。

    張青果把小臉兒一扭,表示自己很不高興。

    體重超過160斤,中年發胖的秦香梅指著張弛道:“你??!真是笨啊,誰讓你擅自把拆遷協議給簽了?有沒有經過我們同意?”

    張弛道:“我滿十八了啊,成年了啊,我自己能做主??!”

    張國富長嘆了一口氣道:“小馳,我是你親叔叔,是你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跟我商量?”

    張弛反問道:“有必要嗎?我才是房屋的所有人啊,這么小的事情用得上跟你商量?”

    張國富一家來到之后,沒有一個人注意到自己肩膀的傷勢,也沒有表示過一句關心。

    所有人都是抱著興師問罪的架勢,這讓張弛越發反感起來,就算跟你們有血緣關系,可你們誰又對我表現出絲毫的親情?既然你們豬八戒照鏡子自找難看,就別怪我六親不認。

    秦香梅一聽就不樂意了:“張弛,你這話可昧良心啊,這房子還是我們送給你的?!?br />
    張弛笑道:“嬸兒,這房子怎么來的,別人不清楚,您還不清楚?”

    “你什么意思?你個小沒良心的,當初是誰出錢給你爸媽辦得后事?是誰幫你償還的債務?是誰給你地方住,是誰供你吃喝供你上學?”怒火值持續增加已經逼近4000,火力強大,簡直就是個人形噴火器,難怪張國富會那么怕老婆。

    秦香梅聲音尖利,遠遠傳了出去,不一會兒就招來了數十名圍觀群眾,有仍然沒有拆遷的釘子戶鄰居,也有正在拆遷的工程人員,現今社會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看熱鬧的閑人。

    張國富一臉的哀傷,痛心疾首道:“小馳,我真沒想到你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你太讓我傷心了?!?br />
    張弛不慌不忙道:“我爸媽的后事前前后后一共花了三萬五,不過親戚朋友同事燒紙吊唁的份子錢全都被你們給收了,如果我沒記錯,總數應該是五萬五千七,刨去花掉的錢,還剩兩萬,我爸留下的債務一共是七十六萬,留下的存款是三十萬,你們現在住得安逸世家三室一廳的房子過去是我爸生前花七十萬買的?!?br />
    張國富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傻乎乎的侄子居然跟他當眾算起了帳,而且算得那么細致精確,他顫聲道:“你這個混小子,你們家出了那么大的事情,那晦氣的房子根本沒人肯買,再說,我買下來也是為了幫你還債??!”

    圍觀群眾嘀嘀咕咕,其中有不少人在說張弛的不是,單從張國富幫忙還債這一點上來看,叔叔當得還是不錯的,這小子是個白眼狼。

    張弛微微一笑:“你怎么不說多少錢買的?原價打了七折,你實際上只出了四十九萬,三年前安逸世家的那套房已經一百萬了,您連半價都沒花,就買走了我們家一天都沒住過的新房,對了,我還沒跟您細算我爸已經提前還過一年七個月的貸款?!?br />
    張國富一張臉熱血上涌,秦香梅厲聲道:“你個沒良心的東西,我們幫你還債不算???”

    張弛笑道:“就是那四十九萬您也沒全給,這間小破房子是我爺爺留下的,您非得說有您一半的產權,不錯,是這個理兒,可您又用這房子一半的產權抵了十萬的房款,也就是說您買我們家新房只花了三十九萬?!?br />
    圍觀群眾越來越多,聽到這里,明白人已經開始漸漸轉變風向了,越來越多的人心理天平向張弛傾斜。

    張國富兩口子的表情明顯有些慌了,他們缺乏準備,壓根沒料到這個傻侄子知道那么多的內情,而且頭腦如此清晰,口齒如此伶俐。秦香梅尖聲叫道:“你血口噴人,你們家那房子是有貸款的?!?br />
    張弛道:“嬸子,我開始就說了,我爸留下的債務一共是七十六萬,里面就包括二十萬的房貸,要不我細細跟您捋捋,你們實際上只給了三十九萬,我爸剩下存款三十萬,燒紙吊唁的份子錢還剩兩萬,這加起來一共是七十一萬,你們可能又得說給我看病花了不少錢,為了給我治病,當時社會愛心捐款一共收到了十三萬,我在醫院花掉了八萬,剩下的五萬加上剛才的七十一萬,剛好補上我爸七十六萬的債務,你們覺得我算的對不對?有疏忽的地方可以補充?!?/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