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二十六章 外強中干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09-22
    張國富兩口子張口結舌,他們被傻侄子的表現給震住了。

    秦香梅垂死掙扎道:“我們養你這三年不算???”

    張弛嘆了口氣道:“我本來想給你們留點面子,可你既然這么說,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政府每月給我五百六十元,這錢你們幫我拿著,每月給我三百,那二百六始終揣兜里吧?從出事到現在一共三十個月,我沒算錯一共是七千八百塊錢?!?br />
    圍觀群眾已經有人開罵了:“真特么不是東西啊,這么算計一個苦孩子,是親叔叔嗎?還是人嗎?”

    張國富的臉青一塊紫一塊,他好歹也是個公務員,這事兒要是傳開了去,讓周圍人怎么看他?他有種馬上逃走的沖動。

    張青果咬著嘴唇,小臉變得蒼白,她雖然小,可剛才的話也聽得清清楚楚,如果堂哥說得全都是真的,那么爸爸媽媽實在是有些過分。

    秦香梅忽然大哭了起來,指著張弛道:“你簡直是胡說八道,血口噴人,我們兩口子辛辛苦苦一心對你,怎么就養了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我們命苦啊……”雖然哀嚎,可怒火值已經清零,心虛啊,哪還有發火的底氣。

    張弛不為所動:“您要是不覺得寒磣,那我就再跟您絮叨絮叨?要不我把當年的公證書曬一曬?”

    張國富咬了咬嘴唇,向老婆道:“走!別讓外人看笑話!”今天這趟來是失算了,氣勢洶洶本著興師問罪而來,結果卻被這乳臭未干的小子三言兩語就打得落花流水。

    張國富一家灰溜溜擠開人群離開之時,圍觀眾人齊聲發出一陣哄笑,一家三口頭也不敢回,加快步伐逃也似的離開。

    有些事不吐不快,張弛對張國富一家沒什么感情,可他鄙視他們一家人的做法,如果不是自己占據了這具身軀,可憐的張弛十有八九保不住這間僅有的小屋,世態炎涼,人心險惡,親人之間的感情在利益面前也是輕薄如紙。

    張弛從圍觀群眾中看到了周良民,周良民目光和他接觸了一下,慌忙逃開,沒有和張弛打招呼就已經走了,雖然高考臨近,復習越來越緊張,可也不至于連招呼都顧不上打,其實自從張弛去周家簽完協議之后,周良民就在有意回避跟他見面,張弛猜到應該是因為那個鐲子的緣故。

    趙七斤和一幫拆遷人員也在圍觀隊伍之中,剛才率先起哄得就是趙七斤。

    趙七斤雖然匪氣重了一些,可也是個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主兒,對張國富一家欺負弱小的行徑很是看不慣,目睹張弛有理有據條理清晰當眾斥責張國富一家的情景,如同三伏天吃了冰鎮西瓜一般痛快,他自問沒有張弛的口才,這種酣暢淋漓的現場快感,是拳腳交加痛毆對手都無法取代的。

    趙七斤就納了悶了,這孩子一直都是個三棍子打不出一個悶屁的慫貨,怎么突然就開竅了,變得那么厲害,那么的伶牙俐齒。

    人群散去之后,趙七斤沒走,抱著一雙花臂望著張弛:“兄弟,啥時候搬呢?”

    張弛道:“七斤哥,不是月底嗎?”

    趙七斤笑道:“你小子別誤會,我不急著趕你,就是隨口那么一問?!?br />
    張弛道:“正找房子呢?!?br />
    “要幫忙嗎?”

    張弛笑道:“不用,謝謝哥!”

    趙七斤打量了一下他的肩膀道:“是不是有人欺負你???”

    張弛搖了搖頭道:“不小心自己摔的,沒事兒?!?br />
    趙七斤非常熱心地說道:“遇到麻煩你跟我說,這一帶還真沒有我擺不平的事兒?!?br />
    張弛心里暖烘烘的,趙七斤也是個面惡心善的主兒,至少要比他的叔叔嬸嬸有人情味。

    趙七斤離去之前又讓張弛放寬心,在他沒找到合適的房子之前,暫時不會拆他的小屋。

    張弛感到有些失望,失望源自于那顆辛苦練成的培元丹,他服下培元丹已經過去了三天,可仍然沒有半點反應,一切如常,跟沒吃之前一個樣。張弛在學校附近租了間房,約好了房東明天去簽合同。

    因為周五就要迎來體育畢業考試,操場上比過去明顯繁忙了許多,過去習慣于在教室里埋頭復習的莘莘學子也開始臨時抱佛腳地強化練習,據說今年體育成績不達標就不給畢業證。

    張弛已經被提前告知可以免試,不過前提是他得先去醫院開一份身體健康證明。

    張弛吊著膀子站在操場邊看著,同桌侯博平走了過來故意用肩膀撞了他一下,張弛沒搭理他。

    侯博平道:“你丫不長眼???杵在路上干嘛?知不知道好狗不擋路?”

    張弛嘆了口氣,侯博平智商100屬于常才,情商90相對偏弱,因為平時欺負自己習慣了,所以每次見到張弛都是斗志昂揚,攻擊力卻只有可憐的20,防御力30,就以張弛目前的身體狀態,也能夠輕易將他拿下。

    “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抽你?”侯博平兇神惡煞般道。

    張弛搖了搖頭道:“你不敢!”

    侯博平瞪圓了雙眼。怒火值300。

    張弛道:“有種你抽我,我看你還想不想畢業?!?br />
    一句話就讓侯博平泄了氣,他仍然兇巴巴道:“你給我小心點,最好別讓我在外面遇到你?!?br />
    張弛道:“你在家里奶奶不疼姥姥不愛,爹媽不待見你,在學校也沒少受欺負,也就是在我身上找點平衡,就你這小雞崽子的身板兒,惹毛了我,我特么一腳能踹死你?!?br />
    侯博平愣住了,心跳撲通撲通一百多,害怕啊,他身高跟張弛差不多,體重卻差了不少,過去沒見這同桌這么彪悍啊,這貨吃錯藥了?咋突然老母雞變鴨,想要翻身農奴把歌唱?

    張弛瞪圓了雙眼:“看什么看?杵這兒找揍???”

    侯博平嚇得一哆嗦,被突然王霸附體的張弛嚇得膽戰心驚,正眼都不敢看這傻子一眼,腦袋一耷拉:“……你等著……”話沒說完,屁股上已經挨了一腳,侯博平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他的第一反應不是奮起反擊,而是拔腿就跑,跑了幾步又轉回頭指著張弛道:“你……給我等著……”

    張弛作勢要追他,這貨嚇得撒丫子向教室逃去。

    望著這廝的狼狽相,張弛有些想笑,這個世界就是外強中干的賤人多,侯博平的事情他也聽說過一些,明明是個整天被欺負的慫貨,可偏偏還要欺負別人,這種貨色只能用一個賤字來形容。

    忽然感到有雙眼睛在身后望著自己,轉過頭去,才發現不遠處的樹蔭下林黛雨雙手拿著東西靜靜看著自己,目光和她的表情一樣冷。

    張大仙人已經習慣了她的這種眼神,看到自己剛才抬腳踹同學的情景,想必對自己的印象又減低了幾分吧。who在乎!

    張弛主動跟她打了個招呼:“你好!”本以為林黛雨會走開,卻沒想到她居然主動走了過來,將一份快遞交給了張弛:“你的快遞?!?br />
    張弛愣了一下:“我的快遞?”他實在想象不出,這個世界上還會有人給自己寄快遞,單手接過快遞。

    林黛雨在他架鷹姿勢的右肩掃了一眼道:“你受傷了?”

    張弛點了點頭道:“不小心摔著了,謝謝關心?!?br />
    林黛雨可沒表示關心,剛才只是她的發現。

    林黛雨并沒有馬上離去,站在張弛身邊,目光望著足球場上你爭我奪,盡情揮灑汗水的男同學。

    張弛猜到她可能有事找自己,果不其然,林黛雨猶豫了一會兒終于還是開口道:“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