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二十七章 人生如戲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09-22
    張弛狡黠道:“那得看什么事?!?br />
    林黛雨道:“我小姨明天生日,我想請她吃頓飯,所以……”她說得吞吞吐吐,顯得有些難為情。

    張弛道:“你是擔心你小姨不答應,所以才想讓我出面,把你小姨哄過去你再現身給她一個驚喜?”

    林黛雨詫異于他的精明,幾乎全校師生都認為張弛的智商有問題,可在最近的幾次接觸中,林黛雨已經漸漸改變了對他的印象。

    張弛的憨厚和蠢笨只是表象,其實這個人大智若愚,現在他甚至都懶得偽裝了。

    林黛雨道:“你答應嗎?”

    張弛搖了搖頭道:“我覺得這樣做毫無意義,而且你又不能給我什么好處?”

    馬上收獲林黛雨的怒火值1000,上昧之火,現在有點缺貨。

    林黛雨道:“你這個人真是現實?!?br />
    張弛正想說話,從球場上一只足球劃著弧線呼嘯而來,不偏不倚正中他的面門,張大仙人這張防御力10000+的臉馬上將足球反彈了過去,不過處于本能的反應,這貨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馬上一群踢球的同學圍了上來,惹禍得是球場上最高大帥氣的男生,他是高三三班的霍青峰,也是林黛雨諸多的仰慕者之一,剛才的那一腳他是存心故意,這一腳瞄準了場邊的張弛實施定點打擊。

    林黛雨第一個蹲了下來,輕輕拍打著張弛寬厚的肩膀道:“張弛,你醒醒,你醒醒!”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張弛壓根就沒暈過去,他這張臉皮的防御力可不是蓋的,他慢慢坐了起來。

    霍青峰一臉誠懇道:“張弛同學,我不是故意的?!蓖潛硌?,這貨的演技就生硬拙劣了許多,遠不及張大仙人自然。

    林黛雨冷冷看了他一眼,心中明白他就是故意的,應該是看到自己跟張弛站在一起說話,所以才故意起了黑腳。

    張弛寬宏大量地笑了笑道:“誰都有失誤的時候,沒事,我沒事!”心中把這貨記了個清楚。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林黛雨關切道:“我扶你去那邊歇歇!”

    張弛點了點頭,在一群男同學嫉妒的目光中,由林黛雨扶著他來到了不遠處的連椅上坐下,張大仙人默默收取著來自校園內四面八方的怒火值。

    “裝可憐!”

    “博同情!”

    “真陰險!”

    “我特么這一腳成助攻了?”

    怒火值+50+100+500……+1000……

    張弛默默搜集著零零碎碎的怒火值,聚沙成塔,集腋成裘,星星之火也可燎原。

    等到圍觀同學散去,林黛雨拿了一瓶水遞給他,柔聲道:“好點了沒有?”

    張弛并不認為林黛雨有對自己溫柔的理由,禮下于人必有所求,歸根結底還是沒有放棄求自己幫忙的事兒。

    張弛發現林黛雨高達140的智商也不是蓋的,差一步天才。要知道自己目前的智商也只有139,不過情商方面自己高達250 的情商要超出140的林黛雨許多。

    林黛雨雙商極高,她對自己溫柔客氣,還不是想要利用自己。

    張弛點了點頭。

    林黛雨道:“我還有個不情之請,你能不能幫我給我小姨送一份生日禮物過去?”這個要求應該不過分,她認為張弛不會拒絕。

    張弛笑了笑,然后用非常生硬的語氣拒絕了她:“不行!”

    林黛雨感覺自己的肺都要被他氣炸了,自己伺候了他半天,居然等來的還是這兩個字,怒火值3000。

    張弛接著又補充了一句:“我最討厭被人利用!”

    林黛雨鳳目圓睜,怒火值成功突破4000。

    她準備甩手離去的時候,張弛又來了一句:“紅顏禍水,今天要不是你,我怎么會招來這場無妄之災!”

    林黛雨霍然轉身,帶著5000+怒火值的目光如兩道火箭射向張弛減肥后仍然胖乎乎的大圓臉,這世上怎么會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張弛心安理得地喝了一口她送來的礦泉水:“以后離我遠點兒!”

    修養絕佳的林黛雨被高達6000的怒火值燒得頭昏腦脹,差一點就脫口罵人了。

    林黛雨幫忙送來的快遞是幾貼膏藥,沒有寄信人,沒有具體地址,只知道這快遞是從澄海市清屏區寄來的,里面有一張打印的說明書,詳細講了膏藥的用法,張弛思來想去,給他寄來膏藥的人應當是在靈犀峰救了自己的少女。

    做了好事不留名,真是讓人感動,張大仙人感動之余又有些慚愧,自己連恩人什么樣子都沒有看到,也不知道那天臉部肌肉怎么緊張成了那個樣子,居然連眼睛都睜不開,真是遜斃了!

    張弛敷上了膏藥,只敷了一貼,右肩就已經完全消腫,按照說明上所講,三貼之后,他就能解除右肩的固定,手臂活動自如了。

    張弛將這份恩情記在心中,這算得上是他來到凡間之后所欠得最大一份人情了,日后如果有緣相見,無論如何都要還了這個人情。

    有些人命中注定還會碰面,張弛沒有想到自己這次的房東居然是黃春麗,也就是林黛雨的小姨,天珠店的老板娘。

    黃春麗在中介處看到了他,也不由得笑了起來:“小子,怎么是你???”

    張弛嘿嘿笑道:“緣分吶!”

    中介笑得也是陽光燦爛:“原來兩位認識,那就更好了,合同準備好了,每月租金一千,暫定一年,押一付三,二位要不要過目?”

    張弛和黃春麗對望了一眼,頓時心領神會,然后同時搖了搖頭。

    中介道:“那就當沒問題,中介費是一個月的房租,也就一千塊,兩位是誰來承擔?還是按照老規矩每人一半?”

    張弛道:“我不租了!”

    黃春麗同時道:“我不租給他!”

    中介一臉黑線:“怎么了?不是說好了嗎?”

    黃春麗道:“反悔不行?”

    中介臉上黑線驟然增加一半:“可是你們那么熟……”

    張弛道:“跟你有關系嗎?”

    中介怒火值增加500,在這一行干了這么久,他意識到可能要發生什么,皮笑肉不笑地提醒道:“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如果你們撇開中介,私下簽約……”

    黃春麗道:“你恐嚇我?我不簽約,他是我徒弟,我房子給他白??!老娘樂意!”

    中介怒火值瞬間到了1000,眼看著兩人起身離去,雙手攥拳,怒不可遏道:“現在的人還有沒有點誠信?”

    兩人出了房產中介,黃春麗呵呵笑了起來。

    張弛也笑了,笑聲停下之后道:“謝謝師父!”

    黃春麗臉上的笑容倏然一斂,冷冷看了他一眼道:“誰是你師父?少跟我套近乎,丑話我可跟你說在前頭,租金一千,押一付三?!?br />
    張弛道:“剛不是給我白住嗎?”

    “可能咩?我長得像慈善家嗎?”

    “我可剛剛幫您省了一千塊中介費?!?br />
    “放屁!中介費本來就應該你交?!?br />
    張弛道:“得嘞,您要是這么說,這房我不租了,我讓中介再幫我找房?!閉饣蹙尤槐荒嫦蚣し⒊?00點的怒火值。

    黃春麗瞅著這小胖子,忽然又笑了起來:“生氣了?”

    張弛道:“我從來不跟女人一般見識?!?br />
    “喲嗬,還大男子主義來,我去!就租給你了,不要你押金,一月一結,夠意思吧,誰讓我看你有眼緣呢?!?br />
    張弛心中一樂,還故意裝出有點不樂意的樣子:“租金便宜點?”

    黃春麗警告他道:“你小子別得了便宜賣乖,房租一個子兒都不能少?!?/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