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三十章 不歡而散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09-23
    張弛心說我憑什么聽你的?你是我房東又不是我家長?一頓飯就想讓我效忠?那我性價比也太高了吧。

    黃春麗狠狠瞪了他一眼道:“師父的話你也不聽?”

    剛剛還鄭重申明不讓張弛叫她師父,強調他們是房東和租戶的關系,現在一轉眼又變成師徒了。

    哎呦!我是革命一塊磚,啥時需要你就搬!張弛有點尷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站在黃春曉身后的保鏢,滿臉殺氣地望著張弛,從他身上感受不到一丁點的善意。因為這個緣故,張大仙人一屁股坐了下去,馬蒂歌波依德,一個看家護院的打手也特么給我臉色,我又沒吃你的喝你的,憑什么?看我不爽?我特么還就讓你不爽了。

    張弛抓起茅臺酒往玻璃杯里倒滿,足有二兩,一口就喝下去半杯,然后集中注意力對付面前的十三香龍蝦。

    老子才不管那么多,趁機吃飽喝足,多灌點茅臺酒,催化體內的培元丹發揮出最大的效力。

    黃春麗沒工夫管他,冷冷望著黃春曉。

    黃春曉目光落在桌上的蛋糕上,輕聲道:“我還以為這個世界上只有我記得你的生日?!?br />
    黃春麗道:“我跟你沒有任何的關系,你還來找我做什么?顯示你的優越感?還是來找不自在?”

    黃春曉幽然嘆了口氣道:“小麗,我們是同胞姐妹?!?br />
    “誰是你姐妹?你忘了,爸是怎么死的?他臨終前已經跟你和你們林家斷絕了關系,你不是我姐,你也不配姓黃!”

    黃春曉面對她的指責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慌張,超強的心理素質可見一斑。

    張弛享受著美味的十三香龍蝦,剝除的蝦殼已經在面前堆得跟小山似的。

    他將蝦殼清到桶里,擦了擦手,又喝了口酒,笑瞇瞇望著對面的保鏢。

    比起站在黃春曉身后一動不動如同沙雕般的保鏢,自己的待遇要好太多,吃香的喝辣的,還可以和黃家兩姐妹平起平坐。

    這保鏢長得高高大大,穿得跟駭客帝國里面病毒似的,可實際上只是權貴階層豢養的一條狗,主人不發話,根本不敢吭聲,只是用惡狠狠的眼光在張弛身上反復打卡。

    張弛故意道:“這位大哥,你站半天了,挺累得吧,坐啊?!被古浜系乩死慌緣男》降?。

    保鏢姜東河的內心受到小胖子的一次暴擊,我的工作不允許,你特么瞎??!怒火值2000+。

    張弛又道:“不敢坐?理解,現在打工真不容易?!?br />
    姜東河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怒火值5000+,如果不是老板娘在場,他肯定脫下西裝痛揍這小胖子一頓。

    黃春曉壓根沒有在意張弛的插科打諢,輕聲道:“我找你的原因,你應該明白,爸爸留下的東西,我有一半的繼承權?!?br />
    張弛以為自己聽錯,黃春曉那么有錢居然還要來爭家產,該不是想要爭自己現在住的小破房子吧?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一盆龍蝦已經見底,張弛道:“老板,再來一份龍蝦,蒜蓉的?!?br />
    黃春麗道:“爸爸留下的東西你都看到了,一間商鋪,兩套房子,可跟你沒有任何關系,你當初嫁給林朝龍的時候已經主動放棄了繼承權?!?br />
    黃春曉嘆了口氣道:“小麗,我沒有跟你爭家產的意思,我只是不想看到你犯錯,有些東西對你毫無用處,你這么固執,只會給你帶來麻煩?!?br />
    黃春麗冷冷道:“威脅我?黃春曉,我再提醒你一次,從現在起,你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如果有下次我絕對會報警!”

    黃春曉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春麗,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你快樂嗎?你原本可以擁有更好的生活,我們是親姐妹,只要你交出那件東西,我可以替朝龍做主,甚至可以給你天宇集團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如果你不要股份,我可以付給你等價的財富?!?br />
    黃春麗呵呵笑道:“林夫人果然大方,可林朝龍的主,你做不了,你從小就驕傲自負,可惜你根本不了解自己,你也只不過是被人利用的一顆棋子罷了!”

    “夠了!”黃春曉終于被成功觸及了痛點,怒火值瞬間飆升8000。

    張弛被突然升溫的火源石給燙了一下,剝好的龍蝦肉沒送到嘴里,居然掉在了地上,高貴優雅的黃春曉竟然可以爆發出如此強大的能量,在張弛的印象中,除了攻擊力和防御力雙雙達到188的李躍進震怒之時偶然一次觸及到7000的怒火值,想不到黃春曉的火氣更大。端起面前的茅臺酒,此時需要壓壓驚。

    雖然張弛看不到黃春曉的武力值,可是他也知道如果沒有強大力量的支撐,怒火值絕不可能輕松達到這樣的境界。

    黃春曉的情緒迅速平復了下去,她決定放棄這次勸說,將一份禮物放在桌上:“生日快樂!”說完她起身離去,黃春麗抓起那份禮物,看都不看就扔了出去,禮盒在地上翻滾了幾下,躺在了窨井蓋上。

    黃春曉如同沒看到一樣上了車,姜東河關上了車門。

    黃春麗覺得還不夠解氣,抓起桌上的蛋糕又丟了出去,蛋糕砸在賓利雅致的車窗上。

    車內黃春曉的表情冷漠如冰:“開車!”

    一個長著絡腮胡子的路人大漢起身來到那禮盒前,伸手準備撿起,可另外一只手幾乎在同時抓住了禮盒。那大漢怒視對方,卻是張弛過來想將禮盒撿回去,就算黃春麗不要,也不能讓外人占了便宜。

    那大漢惡狠狠道:“我先看到的!”

    “我的!”張弛毫不退縮地望著對方。

    那大漢揚起醋缽大小的拳頭:“欠揍啊你?”攻擊力防御力雙雙達到了75。智商90情商85,顯然是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莽貨。

    拳頭還沒打出去,手腕已經被人給抓住了,卻是黃春麗及時出現,她冷冷道:“明搶嗎?要不要我幫你打110?”

    大漢朝張弛狠狠點了點頭道:“給我等著!”

    張弛撿起禮盒,笑道:“喝多了吧你!”

    黃春麗已經結完了帳,因為姐姐的出現,將她原本還算不錯的心情攪得一塌糊涂。

    張弛將禮盒遞給了她,憑直覺感到里面的禮物應當非常貴重。

    黃春麗道:“你幫我把它轉交給林黛雨?!?br />
    張弛點了點頭,吃人家的嘴軟,反正也是舉手之勞。

    黃春麗道:“你回去吧,路上小心點?!?br />
    張弛道:“您住哪兒???要不要我送您?”

    黃春麗搖了搖頭,轉身向西邊走去。

    張弛也沒敢多做停留,快步向住處走去,走入通往出租屋的巷口,還小心地回頭看了看,他是怕被人跟蹤,畢竟剛才那個大漢還威脅他來著??吹繳硨蟛⒚揮腥爍?,張弛松了口氣,可走了沒幾步,前面一道黑影出現在巷子里,擋住他前去的道路,張弛定睛一看,正是剛才想隨手撿便宜的大漢。

    那大漢身材高大,體格魁梧,一米八三的身軀宛如一尊門神昂首傲立在小巷的中心,擋住了張弛回家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