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三十二章 體育結業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09-24
    張弛笑瞇瞇望著黃春麗道:“師父,您不是走了嗎?”

    黃春麗背著雙手,昂首從他身邊經過:“我就住你隔壁!”這次她居然沒有抗議張弛對她的稱呼。

    張大仙人這才知道,隔壁的小院就是黃春麗的?;氐郊依?,他把那禮盒收好,抑制住想要拆開一看究竟的好奇心。折騰了一天,本想早早上床休息,可突然覺得燥熱難耐,現在還是春天,還沒熱到需要開空調的地步。

    喝酒可能是其中一個因素,張弛今晚喝了得有六兩,不過他酒量還不錯,甚至比在天庭的時候還好,畢竟凡間的酒不如天庭的酒勁大。

    擼起袖子看了看,發現一雙手臂都變得通紅,酒精過敏?不對,飛天茅臺固態純糧,九蒸八釀,應當是培元丹開始發揮效力了。

    因為身體越來越熱,張弛干脆去洗手間沖了個冷水澡,站在噴頭下,冷水落在身上,竟然泛起一層層的水汽,張弛口干舌燥,甚至等不及去倒水,張開嘴巴直接對著噴頭喝了起來。

    冷水淋了兩個多小時,體內的燥熱感才漸漸消褪,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近乎虛脫的疲憊感。

    張弛擦干身體,迷迷糊糊找到大床的位置爬了上去。他擔心自己會長眠不醒,強撐著定了鬧鐘,心中默念著,只睡一個小時就好,只睡一個小時……

    張大仙人終究還是沒有聽到鬧鐘的聲音,一夢醒來,發現外面仍然漆黑,他揉了揉眼睛,以為自己可能睡了一天一夜,拿起床頭的石英鐘發現,他只不過睡了五個小時,現在還是早晨四點,外面還沒有天亮。

    張弛舒展了一下雙臂,此前的疲憊感一掃而光,他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的視力提升了許多,原本坐在這里是看不到掛歷上的小字的,可現在看的清清楚楚。

    皮膚上的紅色也已經消褪,不過他出了不少的汗,身下的床單都被汗水浸得濕漉漉的,印出一個輪廓清晰的人形,看上去就是一個大大的太字。

    看到床單上的太字,張大仙人方才意識到自己仍然坦蕩蕩無絲無掛。

    這貨來到衣櫥前,借著燈光看了看現在自己的樣子,本希望培元丹的效力全都發揮之后,自己從外觀到內在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可鏡中的自己似乎一點沒變,既沒有長高也沒有變瘦,連汗毛都沒長長。

    張弛有些失望,目光垂落下去,忽然發現好像還是有那么點變化。

    最大的變化就是精力充沛,他居然一點都不覺得困。

    洗去一身的汗水,換了身干凈的衣服,推開房門,迎接嶄新的一天。

    天蒙蒙亮,張弛深深呼吸了一口早晨清冷的空氣,這個世界明顯清晰了許多,雖然來不及測視力,可張弛知道自己的近視已經完全好了。

    一顆成功的培元丹起到得作用應該遠不止這些,可以筑基培元,彌補先天種種不足。

    張弛斷了仙脈,永世沒有再登仙路的可能,他煉制培元丹的初衷也不是為了成仙,只是想改善一下這具體質虛弱的身軀,希望能在人間多活一些歲月。

    雖然經過波折,雖然這顆培元丹并沒有達到最理想的效果,可他的生命值還是在現有的基礎上增加了六十年,這對目前的張弛來說算是一個不小的安慰,如果沒啥意外可以活到七十八了,算不上長壽,可也總不至于英年早逝。

    其實就算是長命百歲,在仙人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凡人和神仙的時間觀念原本就不同,如果不是被貶人間,張弛都不知道生命和時間如此寶貴。

    在不知不覺中他的人生觀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過去為仙之時,他從不擔心生死,想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如何投機專營,如何升遷上位,其他的時間也都在修煉,而現在他想得卻是如何能夠在這個世界活下去。

    人只有先解決生存的問題,然后才能去考慮選擇怎樣的生活方式。

    一年一度的高中體育結業考試正在云水區體育場緊張地進行,今年是市里頭一次集中測試,隨著全民健身的概念越來越深入人心,教育對體育也是越來越看重。

    今年的體育會考一共有三個項目,必考項目是800米跑和立定跳遠,第三項是100米跑和鉛球中任選一項。

    每個項目滿分25分,會考總成績為三項分數相加,滿分75分,合格線是45,低于45為不合格。按照今年市教育局頒布的文件,如果體育會考總成績不合格者,原則上不發高中畢業證。

    鐘向南身為北辰一中畢業班的體育教師,已經對全年級的學生進行了培訓,他向學校領導做出了保證,這次的體育會考,會帶領所有學生百分百通過合格線。

    當然這個百分百也不是絕對,在此前學校已經進行了多次內測,對一些身患疾病的,體質較差的學生會幫助他們進行免試申請,當然前提是他們必須上繳正規醫院的身體狀況證明。

    證明并不難開,因為是第一次全市會考,所以審核也并不嚴格,申請免考的考生填寫申請,開出醫院證明之后,要由家長簽字,學校蓋章后報市教育局體育考試小組。

    考試之前鐘向南再次瀏覽了一下今天參加會考的學生名單,今天的合格率關系到他今年能否成為市優秀教師,所以他表現得格外慎重。

    翻到最后一頁的時候,鐘向南看到了張弛的名字,不由得愣了一下,湊近看了看,確信自己沒有看錯,他向身邊的助手指點著張弛的名字道:“他怎么也報名了?他不是遞過免試申請了嗎?”

    助手摸了摸后腦勺:“張弛……”他對張弛的印象不深,畢竟他不是具體代課的體育老師,沒有給張弛上過課。

    鐘向南向不遠處正在做準備活動的學生望去,從人群中并沒有找到張弛的身影,他意識到麻煩了,張弛是正式報名的,如果他不來,無故缺席就會被當成不合格處理,如果他來,就他那個熊樣,哪次不是墊底,根本沒有通過的可能。

    鐘向南可不是為了張弛感到擔心,他擔心的是自己,自己在校領導面前是夸過??詰?,他會做到百分百的通過率,可張弛的出現讓他的保證變得不確定起來。應該是確定無法全員合格了,那小胖子不可能通過。

    想到這里鐘向南不由得有些緊張了,他抓住從面前經過的侯博平道:“侯博平,看見張弛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