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四十三章 不記仇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09-29
    張弛本以為今天的麻煩到此了結,卻想不到黃春麗又給他出了個難題,實在是有些為難了??吹交拼豪齟澆塹囊凰炕敵?,心中明白她是故意做出這樣的安排,考校自己的膽色,若是不敢去,反倒被她看輕。

    張弛點了點頭,陪著李躍進出了門,已經察覺不到李躍進身上有絲毫的怒火,這才放下心來,李躍進這個人雖然脾氣不好,可怒火來得快去得也快,也是個胸懷坦蕩的漢子。

    李躍進雖然不生氣,可臉上也沒笑容:“你送我到學校門口就行?!?br />
    張弛原本準備送出門就回去了,只能點了點頭道:“成!李大哥,您怎么來的?“

    李躍進道:“開車!我車就停在你們學校門口?!?br />
    張弛道:“你跟黃老先生很熟?”

    李躍進并沒有意識到這小子趁機打聽消息的意圖,點了點頭道:“黃老先生生前經常去我們那邊采藥,說起來也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我還小,經常給老先生帶路?!?br />
    張弛點了點頭。

    李躍進嘆了口氣道:“黃老先生是好人吶,一輩子樂善好施,救治過的人不計其數,可惜他走得也早,算起來也有快十年了?!?br />
    說話間已經來到了北辰一中學校門口,李躍進發現剛才停車的地方已經不見了自己的面包車。他有些糊涂了,剛才自己明明把車停在了這個地方,怎么會憑空消失呢?

    張弛了解到情況之后,幫他去問了問,原來學校門口屬于嚴管禁停路段,李躍進的面包車因為違停被拖走了。

    李躍進一聽頓時火冒三丈,停在路邊的汽車不止他一輛,唯獨把他的面包車拖走,他認為交警處理事情有違公平,一定是看他是外地牌照,所以欺負他這個外地人。

    張弛知道李躍進為人沖動,擔心他把事情鬧得不可收拾,于是好人做到底,陪著李躍進一起去了交警隊,開具處罰通知書又交了???,然后去停車場取車。

    本身不是什么大事,可畢竟手續麻煩,事情辦完已經過去了兩個小時,面包車被拖到了社會停車場,雖然只停了短短的兩個小時,可按照規矩卻要繳足兩天的停車費,李躍進氣得差點跟停車場的工作人員干起來。

    張弛發現李躍進不僅僅是脾氣火爆,而且性情有些偏激,遇到事情總認為別人是在針對他,認為都是別人對他不公,換句話來說就是有點憤世嫉俗。此前之所以那么生氣,對自己追殺一路也是這個原因,性情太偏執的人通常很難融入社會。

    張弛勸李躍進想開點,誰也大不過法,雖然你是外地人,你的面包車是外地牌照,可你違停總是事實吧,警察叔叔執法沒錯吧?為什么拖你的車,是因為你的車最破,旁邊的寶馬奔馳萬一拖出一個好歹來,是要賠償車主損失的,你這輛小破車就算拖報廢了也沒什么可惜的。

    李躍進又說他們憑什么收我兩天的停車費?我明明只停了兩個小時。

    張弛告訴他從來都是如此,每天被拖到停車場的車多了,一直都是那么收費,你如果不服氣可以去投訴,可以去打官司,可人家是兄弟單位,你打不贏,就算你打贏了,也沒什么意義。

    人家最多把停車費退給你,以后該怎么收還是怎么收,你損失得是時間和精力,而且還得搭上許許多多的肝火,萬一敗了,依著你的暴脾氣,說不定能氣出個好歹來。

    李躍進這次居然聽了他的勸,老老實實接受了處罰,把停車費交了,開著小破車離開停車場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半了,早過了吃午飯的時間,兩人都已經是饑腸轆轆。

    李躍進道:“你餓不餓?”

    張弛點了點頭,怎么能不餓?中午飯都沒吃呢。

    李躍進四處觀望,想找個吃飯的地方,他對這一帶不熟,停車場周邊也沒有像樣的小飯館,而且外面都掛著停車住宿吃飯的牌子,一看就帶著黑店的精神面貌。

    張弛建議道:“你開車去我們學校那邊,那里有家羊肉館,生意特別火爆!”

    李躍進在澄海能給張弛當導游,到了北辰就有些抓瞎了,按照張弛的指引來到了那家名為義來福的羊肉館。

    北辰人喜歡吃羊肉,大街小巷羊肉館隨處可見,在燕南省北辰位于最北方,地理位置也是江北,自古以來就是南來北往的交通要道,有五省通衢之稱,本地人性情彪悍,豪爽好客,能言善飲,雖然已經是下午三點,羊肉館內仍然有不少客人。

    張弛去點菜,兩個人也吃不了多少,點菜的時候順便就把帳給結了,張大仙人有感于李躍進不辭辛苦地從澄海跑過來探望自己的母親,在這件事上的確自己撒了謊,還是有那么點的慚愧,更何況李躍進當初幫助過自己,主要是自己也打不過人家。

    人世短暫,何必結怨。

    他如此熱心給李躍進幫忙還有一個原因,李躍進這個人容易動怒,張弛跟著他在一起,毫不費力就能夠采集到不少的怒火值,這可是一筆隱形的財富,事實上賺了大便宜。

    本著冤家宜解不宜結的心理,張弛決定請李躍進好好吃一頓。

    換成上個月,他最多也就是請李躍進吃一碗羊肉拉面,可現在不一樣了,他把自己的小破屋賣給了周家,得了十萬塊錢,這十萬塊錢張弛全都在卡上存了活期,還沒想好怎么用。

    他能夠想到得就是煉丹,此前的那顆培元丹雖然成功延長了他的生命值,可目前來看對身體改變的幅度并不大,也沒有起到預想中脫胎換骨的效果。

    張弛接下來初步準備再煉一顆洗骨丹,原因是自己的身材太矮了,目前才163。

    辛苦的鍛煉加上培元丹的加持,只幫助他長了1厘米,在班級男生里面他的身高倒數第一,比侯博平還矮兩厘米,就算把女生算上,他的身高都穩穩在倒數十名。

    張弛有些納悶了,現在的年輕人怎么都長得那么高?記得一篇報道上說,是因為食物中富含激素的緣故,如同莊稼點了化肥,那肯定是蹭蹭地長。

    張弛還特地去醫院照x光查了骨骺線,根據醫生說,他的骨骺線已經基本閉合,理論上是不可能再長高了。

    別人很少正眼看他,張弛很不爽,雖然明知道別人正眼看只能看見他的頭頂,這身高是必須要改善的,不然就被稱為三等殘廢。

    馬蒂歌波依德,我特么有手有腳,四肢健全,頭腦靈活,我怎么就成殘廢了?如果我是殘廢,那大千世界的土地爺沒有一個是健全人。

    想當初我在天庭的時候,顏值也非常能打,比所謂的美男子二郎神也不遑多讓,那貨還是個三眼怪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