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五十五章 打零工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10-05
    張大仙人很快就明白了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的道理,黃春麗的天珠店根本沒多少生意,雖然五一前來游覽花鳥文玩市場的人的確不少,可很少有人光顧天珠店,一方面和最近幾年文玩的熱度下降有關,另一方面因為黃春麗這間天珠店并不在市場主街上。

    張弛也沒有閑著,趁著這個機會仔仔細細將店里的天珠檢查了一遍,希望其中能夠再找到一顆火源石,不過這個希望也很快就破滅了。

    黃春麗邀約的客戶來得相對集中,五一上午就全都過來提貨,張弛按照黃春麗的吩咐,現場驗貨之后,將貨品交給了客戶,同時收取尾款。這種事情對他來說壓根沒什么難度,不到兩個小時就全部完成。

    張弛在店里呆了一整天,除了三位約好來拿貨的客戶,來店的客人總共還不到五個,這根本不像是黃春麗所說的生意興隆,就這種慘淡的經營狀況,張弛甚至懷疑黃春麗付給自己每天150的日薪會不會賠本。

    第二天的生意更是清淡,整整一個上午連一個客人都沒有,張弛百無聊賴之中拿起一份報紙,留意到上面有一則新聞,天宇集團抗癌新藥上市,對晚期癌癥治療效果顯著。

    吸引張弛的是天宇集團這四個字,天宇集團的老板娘不就是黃春曉嗎?整個版面幾乎都是對天宇集團總裁林朝龍的專訪,張弛看了看林朝龍的照片,很儒雅的一位中年人,應該就是林黛雨的父親吧。

    柜臺前傳來了一聲咳嗽,張弛的目光離開了報紙,本以為有顧客光臨,可抬頭一看卻是這一帶的片警鄭秋山。

    鄭秋山打量著張弛,他對張弛的印象很深刻,一個多月以前這小子好像來這里鬧事,不知他今天出現在天珠店干什么?難道是黃春麗新雇的店員?

    “黃老板呢?”

    張弛道:“有事出門了,你有事等節后再來吧?!?br />
    “小伙子,你知不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

    張弛從鄭秋山的表情看出了那么點奧妙,故意道:“她沒跟我明說,估計是約會去了?!?br />
    鄭秋山聞言頓時緊張了起來:“約會?她……她什么時候處得對象?”

    張弛心中暗樂,這片警果然對黃春麗有意思,他笑道:“我也不知道,女人嘛總得找個歸宿,再說了,我師父年齡也不小了,已經是大齡剩女了?!?br />
    “她去了什么地方?你有她聯系方式沒有?”

    張弛道:“有她電話,不過她關機了,可能是不想被別人打擾吧?!?br />
    鄭秋山道:“小伙子,你剛叫她師父,你跟她學徒???”畢竟是干過刑偵的,輕易就從細節上有所發現。

    張弛點了點頭。

    “最近有沒有發現誰跟她來往比較密切?”人在著急的狀況下容易上火,鄭秋山雖然不是怒火,可心火也有火力值,張弛的火源石悄悄收獲了1000+的火力值,中昧之火。

    張弛故意裝出警惕的樣子:“我憑什么對你說?”

    “我跟你師父是好朋友,我總不能看她被人騙吧?”

    張弛呵呵笑道:“您放心吧,我師父精明著呢,不會被人騙?!?br />
    鄭秋山道:“那可不一定,現在社會上什么人都有,你師父性情單純,耳根子又軟,萬一遇到一個騙財騙色的家伙……”

    張弛把眼睛一瞪:“我說你這人怎么說話呢?就不能盼我師父點好?非得她倒霉你才開心是吧?”

    鄭秋山老臉一熱:“我不是這個意思?!?br />
    張弛道:“那您什么意思?哦,您該不是對我師父有意思,見不得我師父跟別人好?”

    鄭秋山被這廝當場戳破了心思,一張臉皮漲的通紅,這孩子沒多大,心眼咋就那么多呢?不知道給人留情面???我這還穿著警服呢。

    鄭秋山尷尬道:“別瞎說,別瞎說,我的工作范圍就是這一片,有責任?;ど袒У陌踩皇裁詞?,我先走了……”他轉身逃也似的出門,在門前差點跟一個老頭碰了個滿懷。

    別看那老頭七十多歲,可身手卻是非常靈活,向旁邊一側身,躲過了鄭秋山,沒好氣道:“瞎啊,不知道看路???”

    鄭秋山憋了一肚子火,怒道:“怎么說話呢?誰瞎???”,他這才看清那老頭干干瘦瘦,腰身躬得跟個蝦米似的,心中暗自慶幸,得虧沒有碰上,如果撞倒了這老頭,恐怕會招惹不少的麻煩。

    那老頭火氣很大,聽到鄭秋山頂撞自己,將雙眼一翻,揚起拐杖道:“信不信我抽你?”

    鄭秋山真是哭笑不得,今天自己出門沒看黃歷,里面那小的蔫壞,眼前的這老的又如此霸道,他陪笑道:“大爺,怪我,全都怪我,您老消消氣?!閉飫錁薔昧糝?,鄭秋山腳底抹油趕緊溜了。

    老頭罵道:“警察了不起???老子當警察的時候你還穿開襠褲呢?!迸鷸?000。

    張大仙人還是頭一次遇到如此火爆脾氣的老年人,聽他的口氣,好像也是一位退休的老警察。張弛嘴巴甜,招呼道:“大爺,您別生氣,氣大傷身,來買東西是吧?您里面請,我這店里的天珠全都是千里挑一的上等貨,您看看有喜歡的沒有?”

    老頭兒憤憤然,將手中的拐杖在地上重重拄了兩下,余怒未消道:“什么東西?居然還敢跟我還嘴?!?br />
    張弛搬了張椅子送到那老頭的面前:“大爺,要不您先坐著歇會兒?”

    老頭兒看了張弛一眼,覺得這笑容可掬的小胖子挺順眼,點了點頭道:“不坐了,春麗那丫頭呢?”

    張弛一聽有些失望,本以為盼來了一位客戶,想不到又是來找人的,他將黃春麗出門的事情說了。

    那老頭兒聽完有些失望:“好好的出門干什么?”

    張弛道:“您老有什么事情,跟我說也是一樣?!?br />
    老頭兒看了張弛一眼:“跟你說,你是她什么人?你做得了主?”

    張弛道:“那得看什么事?!?br />
    老頭兒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我這兒有件小玩意兒,過去她一直都想收的,我舍不得給她,這不,我明天就去澳洲養老了,這東西留著也沒用,所以就拿過來賣給她,既然她不在,我也只能另找買主了?!?br />
    張弛道:“大爺,您別急著走啊,不如您將那東西拿出來讓我長長眼?!?br />
    老頭兒望著張弛一臉的鄙夷相,張大仙人知道自己面嫩,人家一定覺得自己沒經驗。

    老頭兒想了想還是將一個布包拿了出來,將布包一層層打開,里面卻是一個寸許長度的青瓷瓶。

    張弛認出這應該是一個藥瓶,上面手繪著花鳥,上面的字跡表明是慈濟堂專用,張弛想起慈濟堂不就是黃春麗父親黃老先生過去開的診所嗎?

    老頭兒道:“這瓶子是康熙年間手工制作的,下面有落款?!?br />
    張弛道:“慈濟堂有多少年???”

    老頭兒道:“從明末傳承下來的,他們老黃家的祖上據說還是順治皇帝的御醫,這瓶子自然就有了年頭,如假包換的古董?!?br />
    張弛裝模作樣地看了看,發現瓶口還用蜂蠟封著,證明這瓶藥始終沒有開啟過:“大爺,這里面還有藥???”

    老頭兒笑道:“有是有,不過都快三百年了,什么藥也都失效了?!?br />
    還有推薦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