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六十四章 火光沖天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10-09
    黃春麗也有點愣,這話問的太損了,讓鄭秋山如何作答?

    鄭秋山尷尬地咳嗽了一聲道:“感情不和!”

    “您人這么好,工作那么認真,長得高大魁梧,充滿了成熟男人的魅力,怎么就感情不和了呢?”張弛一臉天真的問。

    鄭秋山額頭冒汗了,我剛剛為啥要取笑他,這孩子報復心太重了,我怎么就得罪他了,他這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是想自己當著黃春麗的面出洋相。

    黃春麗看到鄭秋山尷尬的樣子,覺得非常有趣,這么大一人居然能被一個小孩子給難住了。張弛這小子,真是機靈,黃春麗發現自己越來越欣賞這小子,真收他當了徒弟倒也不錯。

    鄭秋山道:“感情的事情不好說,都怪我,一心撲在工作上,所以忽略了對家庭的照顧?!彼男那榭急淶糜行┏林亓?。

    張弛道:“看得出,你是個重感情的人,你一定對你前妻還有感情?!?br />
    鄭秋山懵逼了,這不是坑我嗎?我正在追求黃春麗噯,你小子不幫忙撮合,這根本是要拆臺的節奏,他慌忙搖了搖頭道:“沒有,都離婚了,早就沒感情了?!?br />
    黃春麗道:“沒感情當初為什么要結婚呢?”

    鄭秋山風中凌亂彡(-_-;)彡。

    看出來了,這是親師徒,有什么樣徒弟就有什么樣的師父,專業搗人家腰眼子。

    張弛道:“其實最開始都是有感情的,可過著過著感情就越來越淡,感情當初來得有多熱烈,以后冷卻得就有越快,潮起潮落,高峰低谷,人生如此,感情亦如此?!?br />
    鄭秋山和黃春麗瞪大雙眼望著這廝,這貨才高三噯,還沒畢業噯!怎么說出的話充滿了人生的哲理?難不成他小小年紀就擁有了許許多多的感情經歷?

    鄭秋山不是個以貌取人的人,可張弛這相貌實在是有點平凡了吧。

    黃春麗才不信這廝有早戀的機會,說他單戀倒是相信,可說他早戀,誰會給他機會?除非對方是個高度近視眼。難道單戀多了,也能產生那么深刻的領悟?

    鄭秋山默默進行了一番充滿邏輯性的推理,最后得出了結論,他點了點頭道:“張弛平時看不少瓊瑤小說吧?”

    張弛道:“那老娘們寫不了那么深刻!”

    鄭秋山道:“總之怪我,是我忽略了家庭,我前妻已經結婚了,我們的女兒也判給了她,也好,我也照顧不好女兒?!畢肫鵒伺?,他心中一陣陣的歉疚,當初離婚的時候,他努力過,想要爭取撫養權,可是最后沒能成功,現在除了規定的探視時間,他很少有和女兒單獨相處的機會。

    黃春麗道:“你女兒多大了?”

    鄭秋山道:“十歲,小學四年級,因為不住在一起,跟我也不親,過去還好,這兩年,可能大了,我去看她的時候,明顯感覺到她對我的抗拒?!彼玖絲諂?,抓起桌上剛剛送來的扎啤,一口氣喝了個干凈,這話題聊得,整個人都不好了,繼續借點冰鎮扎啤澆澆情愁。

    這杯扎啤是張弛的,張弛只能再要一杯。

    黃春麗道:“孩子都是需要關心的,你作為父親在她最需要你的時候沒能陪伴她成長,她產生抗拒心理,疏遠你也是很正常的?!?br />
    鄭秋山點了點頭道:“是我自己沒做好,我以后一定盡力補償?!?br />
    張弛道:“缺少關愛也未必是壞事,比如我,三年前我就成了個孤兒,不一樣好好活著,健康成長,內心仍然充滿陽光?!?br />
    黃春麗笑道:“這世界像你這樣厚臉皮的小子可不多見,來!咱們干一杯,今晚誰都不許再聊不開心的事情?!?br />
    鄭秋山無語,不開心的事情都讓你們聊完了,聊得我已經很不開心了,現在又擺出高姿態,打擊完人家再給喂口心靈雞湯,這樣好嗎?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無視鄭秋山感受的師徒兩人端起酒杯碰了一杯。

    外面忽然傳來一陣騷動,聽到有人叫道:“失火了,外面失火了!”

    鄭秋山頓時站起身來,職業的習慣讓他第一時間沖出門去,這里距離市場并不遠,都屬于他的轄區范圍,鄭秋山在門前看到市場的方向火光沖天。他顧不上向兩人說明,馬上向市場奔去。

    張弛和黃春麗兩人也都跟著出來了,黃春麗看到起火的地方就是她店鋪所在的區域,她也向火災現場趕去。

    張弛匆匆結了賬,追趕黃春麗的腳步,等他趕到地方,火災現場已經布置了警戒線。消防隊已經在第一時間趕到了,不過消防通道被一些違規停放的車輛給堵上了,消防車一時間無法靠近。

    鄭秋山在不遠處緊張地打著電話,協調疏通道路。

    黃春麗和許多圍觀群眾一樣被攔在了警戒線外面,從她所在的位置能夠清清楚楚地看到,她的天珠店已經被熊熊烈火包圍。

    張弛從人群中擠了過去,來到黃春麗的身邊,他知道天珠店是黃春麗最大的家業,眼看著店鋪被燒毀,黃春麗的內心必然遭到極大的打擊?;拼豪鲆ё拋齏?,緊握雙拳。

    張弛近距離感到了她的憤怒,黃春麗的怒火值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9000,張弛沒有吸取上昧之火的欣喜,反而對黃春麗的精神狀態有些擔心,他安慰黃春麗道:“師父,您別擔心,很快火就會被撲滅的?!?br />
    黃春麗沒有說話,就站在人群中靜靜看著。張弛見她還能夠保持理智,也放下心來,通常電視劇里遇到這種情況都是不顧一切地撲向火場,又或是哭天搶地地坐倒在地面上,大概天珠店里也沒多少寶貝,希望損失不大。

    經過一番努力,消防通道終于被疏通開來,三輛消防車魚貫進入了市場,同時開始滅火。

    因為火情發現及時,消防隊又在附近,所以這場火災短時間內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并沒有在市場內蔓延開來,不過損失已經造成了,火災中遭受損失最為嚴重的要數黃春麗的天珠店,大火熄滅之后,天珠店已經變成了一片瓦礫,周圍的幾間店鋪也損毀嚴重。

    經過初步排查,最先起火的地方就是天珠店,起火原因不明,根據消防隊的說法,很可能是黃春麗停在電瓶車自燃起火,點燃了天珠店,火勢迅速蔓延,又燒了相鄰的幾間店鋪。

    如果真是這樣,黃春麗不但要承受莫大的損失,還會面臨那些因火災波及相鄰商戶的索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