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六十五章 例行調查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10-10
    正逢北辰市創造文明城市的關鍵時期,這種安全事故被相關部門重點關注,分局,消防隊都派了專人過來調查,鄭秋山雖然只是轄區片警,因為熟悉情況,也獲準進入了調查組。

    火災過后,例行要對涉事商戶進行問話的,因為鄭秋山對市場的情況最為了解,所以他當仁不讓地接下了這個任務。

    黃春麗坐在派出所里,目光仍然盯著外面,雖然臨窗,可從這個位置是看不到她的店鋪的。

    張弛從外面的小賣部買了幾瓶水帶了進來,鄭秋山端著一杯剛倒的礦泉水已經先行來到黃春麗的面前,他將水杯遞給了黃春麗。

    黃春麗搖了搖頭,看到張弛,從他手里接過一瓶水擰開喝了幾口。

    鄭秋山安慰她道:“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你也不必著急上火?!?br />
    黃春麗的表情出奇的冷靜:“鄭警官,有什么話你趕緊問吧,我累了一天了,想早點回去休息?!?br />
    鄭秋山理解她此刻的心情,他向張弛笑了笑。

    張弛道:“那我回避一下?!?br />
    黃春麗道:“沒什么可回避的,剛才的情況你也知道,剛好當個見證?!?br />
    鄭秋山點了點頭,征求黃春麗的同意之后,他對調查過程進行了錄音,拿起了紙筆,在黃春麗的對面坐下:“今晚發生火災的時候,你在什么地方?”

    黃春麗看了鄭秋山一眼,心說你不是明知故問嗎?

    鄭秋山老臉一熱,他咳嗽了一聲道:“你別誤會,這都是例行程序?!?br />
    張弛道:“火災發生的時候,我和師父一起在黑燈蝦火吃飯?!彼揮刑嶂G鍔?,因為他看出這件事并不重要,也和案情無關,不提鄭秋山也是為了避免給他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鄭秋山向張弛笑了笑,他發現這小子很機靈,也會為他人考慮,其實他并不是害怕,更不是要逃避什么,而是這份調查材料上并不適合出現自己的名字。

    鄭秋山又道:“根據消防部門的初步調查,火災現場發現了一輛燒毀的電動車,請問那輛電動車是不是你的?”

    黃春麗沒好氣道:“放在我店里,當然是我的?!?br />
    鄭秋山道:“你當時有沒有在充電?”

    黃春麗斬釘截鐵道:“沒有,絕對沒有!”市場三令五申,電動車嚴禁在室內充電,這一點她是知道的。

    鄭秋山道:“市場有專門停放電動車的停車區,你為什么沒有遵照規定?”

    黃春麗在這一點上的確是違規了,可市場許多人都在這么做,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如果一家一家的店鋪去排查,肯定會找到不少放在店鋪中的電動車,其中一部分還在室內違規充電。

    鄭秋山也知道這個事實,雖然他們多次提醒過這樣做的隱患,但是商戶為了圖方便還是這么做,可別人違規停放并沒有出事,現在火災發生了,起火點已經初步判定就在黃春麗的天珠店,這種幾率很低,但是落在你的身上就已經變成了百分之百。

    鄭秋山道:“你為什么要把電動車停在店里?”

    黃春麗道:“我和張弛去吃飯,飯店那邊的情況你應該清楚吧?車輛占道,亂停亂放,根本沒有停車的地方,根源在你們的身上,是你們管理不善?!?br />
    鄭秋山道:“你別誤會,我不是要追究你的責任?!?br />
    “我沒有責任,我也不相信這次的火災是因為電動車自燃引起的,我沒有充電,電動車好好的停在那里怎么就會燒了?”

    鄭秋山道:“在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你不能說的這么肯定,每年因為電動車自燃引起的火災事件很多……”

    黃春麗明顯有些火了:“鄭警官,你為什么一定要強調是自燃?你有沒有調查過?現在事情都沒有搞清楚,你為什么就急著往我頭上扣帽子?”

    鄭秋山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之所以這么問,是因為程序就是這樣,身為警察我必須要調查清楚所有的情況,掌握所有的信息?!?br />
    黃春麗道:“你要調查情況是吧?那你就趕緊去調查,我認為這次的火災是人為縱火,有人故意燒了我的店!”

    鄭秋山愣了,按照黃春麗的說法火災不是意外,而是一起蓄謀縱火的刑事案件,他認為黃春麗因為這場火災受了不小的刺激,他并沒有將黃春麗的這句話記錄上去,沒有證據的事情是不能亂說的,他提醒黃春麗道:“沒有證據的懷疑不必說?!?br />
    黃春麗道:“為什么你們能說,為什么你們沒有證據就能懷疑火災是電動車自燃引起的?”

    鄭秋山道:“無論怎樣,你將電動車停在商鋪內的行為都屬于違規?!?br />
    外面忽然傳來了打雷的聲音,鄭秋山中斷了問話,他看出黃春麗的情緒有些激動,準備適時地調整一下,讓她的情緒得到舒緩,然后繼續問話。鄭秋山看到黃春麗的樣子有些心疼,可作為警察他必須要公事公辦。

    張弛道:“其實將電動車停在店鋪里很正常,畢竟今天的天氣預報說有雨,放在外面會被淋濕,也不是我師父一個人這么做啊,還有本來這場火不至于造成那么大損失的,那些占用消防道的車輛是不是也要承擔責任?”

    鄭秋山認為他說的這一條有些用處,用筆記錄下來。

    雨已經下了起來,鄭秋山皺了皺眉頭,這場雨來得并不是時候,如果早一點來,可以幫忙熄滅那場突如其來的大火,減少不少的損失,如果再晚一些時間到來,相關部門就有充裕的時間去調查取證。

    雨偏偏在這時候下,肯定破壞了現場,鄭秋山在來這里當片警之前,一直都在市刑偵大隊工作,他擁有著豐富的辦案經驗。

    黃春麗又喝了一口水道:“我可以走了嗎?”

    鄭秋山道:“還有幾個問題?!?br />
    黃春麗示意他可以繼續提問。

    鄭秋山道:“你有沒有購買相關的財產保險?”

    黃春麗搖了搖頭,她沒有任何的保險。

    鄭秋山有些同情地望著眼前的女人,黃春麗不但要承受天珠店的損失,還可能要面臨相鄰商鋪的索賠,至少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對她非常的不利。

    張弛也很同情黃春麗,所以他一直陪到了現在,雖然不是真正的師徒,可畢竟有了師徒的名份,更何況黃春麗這個人除了嘴壞了一點,對他還真是不錯。

    鄭秋山問完,將記錄收起,外面的雨并沒有減小的跡象,反而越來越大,黃春麗起身準備離去,鄭秋山道:“雨那么大,你可以等等再走?!?br />
    黃春麗根本沒有搭理他,繼續向門外走去,鄭秋山拿了把傘遞給張弛,低聲道:“你幫忙看著她點?!?br />
    張弛點了點頭,接過雨傘跟了上去。

    黃春麗剛剛走到派出所的門前,還沒有來得及出門,一群商戶就涌了進來,他們全都是這場火災的受害者,紅木店的老板娘上來就把黃春麗的胳膊給抓住了:“黃春麗!你把我們家店給燒了,你得給我個說法!”

    玉器店老板也跟了上去,集郵社、古玩店、火花店……但凡受到火災波及的業主全都圍了上去,將黃春麗包圍到中心。一個個氣勢洶洶,七嘴八舌地向黃春麗討要說法。

    張弛見狀趕緊擠了過去,鄭秋山和值班的民警也趕緊上前,鄭秋山怒喝道:“干什么?干什么?這里是派出所,是你們隨便鬧事的地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