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七十三章 豬頭肉是我的
作者:石章魚的小說      更新:2019-10-13
    鐘向南趕緊湊近看看這小子傷得怎么樣。

    這時候一位交警騎著摩托車趕了過來,交警下了摩托車,來到張弛身邊。

    鐘向南道:“張弛,張弛!”

    張弛沒言語,有點難堪,大庭廣眾之下,這個落地姿勢實在是太不雅了,太尷尬了。

    霍青峰和那群同學誰都沒敢走,鐘向南是他們的老師,剛才的情況肯定被看得清清楚楚,他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林黛雨這會兒也趕了過來,那群男同學看到她來了,馬上散開了一條通道,現在誰也不想著拼命表現了,如果不是為了幫她追人,怎么會惹下那么大的麻煩,其中已經有人生起了紅顏禍水的念頭。

    交警道:“叫120吧!”

    大臉貼地的張弛此時揚起雙手,姿勢跟噴氣式飛機似的:“不用,我沒事,歇歇就好!”

    聽到張弛說話了,鐘向南暗自松了口氣,圍觀同學也松了口氣,活著就好。沒事更好,你好我好大家好。

    鐘向南道:“我扶你起來?”

    張弛擺了擺手,表示不用,他雙手撐地向前爬了幾步,這姿勢有點午夜兇鈴的味道了,雙腿這才從引擎蓋上成功落了地,怪了啊,過去咋沒覺得自己的腿那么長?

    所有人關注的焦點都在這廝的身上,張弛慢慢坐了起來,雖然灰頭土臉,可臉上沒有青腫,也沒有流血,這臉皮太扛造了!

    鐘向南又放了點心,他嘆了口氣道:“我說你這小子,怎么騎車都不看路???”

    張弛沒說話,可交警不樂意了,交警道:“你的車???”

    鐘向南趕緊賠著笑道:“是,交警同志,這車是我的,他是我學生,他們都是我的學生?!?br />
    交警開始拍照,所有學生趕緊向后退,誰也不想被照進鏡頭里面,保不齊以后就是秋后算賬的證據。

    鐘向南道:“交警同志,您別拍了,我們都認識,自己人,我們自己商量著解決,您看……”

    交警冷冷看了他一眼道:“你怎么當老師的?這什么地方?是停車的地方嗎?還怪學生騎車不看路,這是慢車道,你應該負全責你知道嗎?”

    過去在學生面前素來形象高大的鐘向南此時低頭哈腰陪著笑臉,他的確違章了,如果張弛摔出個好歹,他肯定要負全責的,不過他有保險。鐘向南高達85的魅力值這會兒已經下降到了80。

    張弛這會兒已經站起身來了:“交警同志,這事兒不怪鐘老師,是我沒看路,不麻煩您了,我們自己解決?!?br />
    鐘向南松了口氣,總算說了句人話,這次居然沒有落井下石。

    交警看了看張弛道:“這位同學,交通安全無小事,你不要因為他是你的老師就向著他說話,你身體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趕緊說,最好啊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br />
    鐘向南搶著道:“您放心,我這就帶他去檢查?!?br />
    交警道:“駕照,行駛證!”

    鐘向南無奈,只能將兩樣證件交了過去。

    張弛道:“交警同志,我真沒事,您就別費心了?!?br />
    交警道:“沒事最好,鐘向南是吧?”

    鐘向南趕緊點頭。

    交警道:“既然你們決定私下協調解決,我也就尊重你們的意見,不過,違章還是要記的,記住啊,下次別把車停在慢車道,還有,趕緊帶這位同學去醫院?!?br />
    鐘向南全都答應下來。

    交警離去之后,鐘向南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車,引擎蓋上也多了個大坑,保險是肯定要報的,還得去交警隊拿交通責任認定書,不用問,肯定是自己全責。就算不是全責,這事兒也不能找學生要錢去?

    鐘向南窩了一肚子火,他先報了保險,看到霍青峰幾人準備走,指著他們道:“你們都給我等著,你們這么多人居然追打他一個,我一定把你們的惡劣行為上報給學校?!?br />
    這群學生冤枉啊,他們可沒想打張弛,只是想在林黛雨的面前表現一下英雄氣概,誰知道風險那么大??!

    霍青峰道:“鐘老師,這事兒跟我們沒關系啊,我們沒想打他,我們是在鍛煉?!?br />
    “是??!是啊,我們在鍛煉……”學生們異口同聲道。

    鐘向南的怒火值已經燒到了3000,氣得嘴都哆嗦了:“你們一個個都沒有擔當,都是膽小鬼,懦夫,就你們這種推卸責任的態度,以后能有什么作為?走!都給我走!看見你們我就來氣!”鐘向南形象全無,魅力值直線下降眼看就掉到了60,馬上就不及格了。

    他轉身去找張弛,卻看到這廝站在寶馬車旁,從塑料袋里捏出一塊豬頭肉正吃得香。

    鐘向南瞪大了眼睛,這豬頭肉是我的噯!你吃我的東西問過我嗎?還真沒把自己當外人,直接用手去捏,你洗手了嗎?

    張弛覺察到了鐘向南的目光,向他笑了笑道:“鐘老師,這豬頭肉真不賴,您要不要來一塊?”

    鐘向南感覺自己的胸口突然壓上了一大塊石頭,堵得慌,他委屈,有種小時候被高年級學生欺負的感覺,可這貨是自己的學生啊,我才是老師,尤其是,那豬頭肉是我的!

    ?(?﹏?)?

    霍青峰和那群惹禍的男生得到鐘向南的首肯之后,馬上跑了個無影無蹤。

    事情的始作俑者林黛雨沒走,她把散落在周圍的書本撿起,重新裝入張弛的書包里,帶著書包來到張弛的身邊。

    鐘向南道:“張弛,我還是帶你去醫院看看?!?br />
    張弛搖了搖頭道:“不用!”又往嘴里塞了塊肉。

    鐘向南道:“你真沒事?”

    張弛道:“沒事!不好意思啊,弄壞了您的車?!?br />
    鐘向南雖然心疼車,可也不能說出來,他苦笑道:“你人沒事就好,車反正有保險?!彼衷諫踔煉薊騁燒庳聳遣皇槍室馀齟傻?。

    張弛去車尾處看了看自己的自行車,自行車前輪的輪圈都變形了,他把豬頭肉遞給林黛雨:“幫我拿著!”

    林黛雨只好接了過去,雖然心中有些不情愿,憑什么?他居然用命令的口氣對我說話。

    鐘向南也覺得很是不可思議,林黛雨怎么就那么聽這個小胖子的話,可這豬頭肉是我的噯!

    張弛把就快散架的自行車扶了起來,卻發現車已經無法騎行了,就算是推也推不動。

    鐘向南道:“我走保險吧,反正是我全責?!幣丫庋?,索性表現得大氣一點,不能讓這幫學生笑話。

    張弛又把自行車重新放下,向鐘向南道:“鐘老師,沒事我就先走了,我得回家復習功課去?!?br />
    鐘向南點了點頭,看到張弛大搖大擺地向遠處走去,林黛雨拎著他的書包還有自己的豬頭肉追了上去,鐘向南實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得都是真實的,他終忍不住說了一句:“林黛雨同學!”

    林黛雨停下腳步。

    鐘向南指了指那袋豬頭肉,然后裝著大度地強調道:“我買的,你幫我送給他!”